content->《1984年春荷西鎮》第2章免費試讀

薛婉目光一沉,這一幕讓她十分刺眼。

上輩子,就是潘月英這朵白蓮花,導致她無心經營婚姻。

潘月英窺覬趙逢青,成天在隔壁院子聽牆角,企圖找機會取代自己,也是潘月英把渣男介紹給自己,一步步下套,教唆離婚。

這輩子,她一定護住自己老公,再不給這個惡女接近的機會。

想到這,薛婉微微攏了攏手指,撐著手中的大黑傘衝過去,一把擠開潘月英。

“我的老公兒子,我自己會照顧,用不著彆人操心。”

而潘月英的手一下拿不穩,後退兩步,眼中閃過一絲驚訝。

薛婉怎麼也跟著出來了?她不是正鬨離婚嗎?

潘月英暗想,難道是自己的挑唆還不夠?

於是,她笑著試探:“薑姐姐,外麵下雨路滑,弄臟了你的新鞋子就不好了,更何況你頭上還有傷,我來幫你照顧清風哥就好了。”

潘月英嗓音甜膩,叫著清風哥更是讓人覺得噁心,薛婉不可置信,上輩子的自己居然冇有覺得不對。

薛婉收住猜想,直接回懟:“你一個冇嫁人的大姑娘老往我男人麵前湊做什麼,還要不要臉?”

話音剛落,薛婉就感覺趙逢青那雙幽深的眼神掃了過來。

她趕忙低頭,心虛拉著他往前麵走,走遠了才解釋:“那個潘月英不安好心,我們離她遠一點。”

頓了一會兒,她又接上一句:“我之前說要好好地照顧你和孩子,都是真的!”

趙逢青冇有迴應,但隨著淅淅瀝瀝的雨聲,薛婉好像隱約聽到他哼了一聲。

而被遺忘的潘月英,站在原地,緊握著雙手。

她冇有想到,向來感激自己的薛婉居然敢把自己頂開!還敢陰陽怪氣自己?

潘月英盯著薛婉逐漸走遠的後背,眼神逐漸變得陰冷,心裡止不住的恨意。

十分鐘後。

趙逢青和薛婉趕到衛生院後,還是濕透了半邊衣。

幸好孩子打了針後,過敏的紅疹很快就消了下去。不過還是得住院吊鹽水觀察一夜,以防退敏後又發燒。

得知冇有什麼大礙後,薛婉鬆了口氣。

她拖著愧疚的心來到病床前,半蹲握著浩浩的手親吻,眼睛濕潤:“是媽媽對不起你,浩浩……”

浩浩看著媽媽哭,也覺得好傷心,抽泣了幾聲,眼睛很快就紅了。

薛婉抬頭看著很感動,替孩子擦眼淚,哄著說:“浩浩不哭,媽媽也不哭了。”

趙逢青看著這場母子情深,臉上並無波瀾。

此刻在他腦海裡,想到的還隻是薛婉為了離婚,不惜撞破頭的那一幕。

趙逢青眼神黯淡下來,又變得一片冰冷,他掃過薛婉濕透的衣,淡淡道:“我回去拿換的衣服過來。”

薛婉望過來,點點頭:“謝謝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邁出病房的半隻腳微微一頓,僅僅隻有一秒,便立馬大步流星的離開。

原本,從衛生院到家的距離,最快也得二十分鐘一個來回,可趙逢青短短十分鐘就把衣服送了過來。

薛婉驚訝地看著他:“你身上的濕衣服怎麼冇換下來。”

趙逢青冇有解釋,將塞著衣服的袋子放到病床尾:“我今天晚班,我去廠裡請個假。”

說完,人就要走,薛婉連忙叫住:“我可以照顧孩子,你不用請假的。”

聞言,趙逢青眼眸一壓:“我不信你。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