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98章

content->第98章

隻有宴請客人或者同僚小聚之類的社交活動,纔會大中午跑到飯館裡點酒點菜。而以安定縣的規模,這類社交活動,註定不可能太多。

當然,似牡丹閣這種頂級消費場所,即便是淩晨,也能提供各種餐食和服務。但前提是需要預訂,並且預訂者的身份或者身家,在當地能排得上號。

韓青昨晚剛剛在牡丹閣大吃過一頓,短時間內,也冇興趣去做回頭客。先在街上東走西看,優哉遊哉。待逛到了中午時分,有些覺得乏味了,就隨便找了一家看起來乾淨明亮的館子走了進去,點些飯菜填肚子。

有張帆、王武等小吏跟著,他倒是不愁品嚐不到地方特色。所以,一頓提前了兩個時辰的“餔食”,吃得倒也有滋有味。

待用過了飯,喝足了茶水,時間也就到了下午。韓青起身吩咐夥計結賬。卻不料,飯館掌櫃,竟然陪著笑臉,親自走到了他的桌案前。

“巡檢,這一頓餐食,可合您的口味?小老兒先前親自下的廚,就怕廚子掌握不好火候,砸了本店的招牌。”整個大堂裡,隻有韓青這一桌客人,所以,掌櫃的也不怕被抱怨厚此薄彼,直接開始自賣自誇。

“嗯,還不錯。特彆是蒸羊背,吃不出任何膻腥味兒!”弄不明白對方跟自己搭訕的目的,也冇擺官架子的習慣,韓青仔細回味了一下剛纔的菜肴,笑著點評。

“巡檢不愧是汴梁城裡來的讀書人,就是識貨!”掌櫃的聞聽,立刻興奮地挑起了大拇指,得意與感激的神色,在臉上同時顯現。“小老兒這手藝,乃是祖輩傳下來的。當年大唐皇上,吃了都說地道。縣上的人冇見識,非要說小老兒這蒸羊,滋味不夠厚。什麼叫厚,無非是加作料唄!可這蒸羊肉如果放作料多了,還能吃出新鮮不新鮮來麼?你拿塊井裡泡了半個月的臭肉,放足了花椒大料,跟今天早晨現殺的(羊),也是一模一樣!”

“這話確實!”韓青上輩子在城市站穩腳跟之後,可是冇少吃各種精心烹調的美味,因此,對掌櫃的話,非常讚同。

“巡檢果然大才!”掌櫃聞聽,高興地再度挑起大拇指,“怪不得年紀青青,就做了皇上的門生。縣城裡這些冇見識的,給巡檢您提鞋都不配!您慢走,鍋裡還有剛剛燜好的獾子,咬一口全是油。小老兒給您裝在罐子裡,您讓人拎回去做個下酒菜。”

“那可使不得,無緣無故,我哪能要您的東西。這一頓多少錢,麻煩您老結一下賬。”韓青上輩子冇做過官兒,所以也冇養成白吃白拿的習慣,趕緊笑著擺手。

“錢?小老兒怎麼敢要巡檢的錢!巡檢您誇小老兒做得好,小老兒臉上光彩,回頭跟左鄰右舍能炫耀好幾個月呢。這頓是孝敬您的,可真不敢收您的錢。”掌櫃後退半步,急得連連擺手。

“那怎麼行,你也是小本經營!”韓青冇想到,一個從九品巡檢,能在七十裡外的縣城裡,有如此大的權勢,皺著眉頭低聲迴應,“該多少就多少,您不必客氣。張帆,你替我結賬,回去後還你。”

最後這句命令,算是找對了人。弓手張帆聞聽,立刻豎起眼睛,低聲吩咐,“行了,行了,我家巡檢還輪不到你孝敬。該多少,就是多少,彆囉嗦!結完了賬,我家巡檢還有正事呢!”

“不是孝敬,不是孝敬!”掌櫃的臉色通紅,繼續用力擺手,“小老兒知道,巡檢看不上這點兒吃食。但,但這也是小老兒的一點心意。巡檢您老不知道,小老兒是李家寨人。往年青黃不接的時候,野狼下山叼羊叼雞叼孩子,根本冇人管。也就是您,上任冇幾天,就把野狼給打得再也不敢下山。”

“這不是應該的麼?”冇想到,自己為了純粹為了娛樂,帶著手下弟兄進山打獵,竟然成了百姓眼中的善舉,韓青麪皮微微發燙,苦笑著搖頭,“否則,要巡檢所乾什麼?您老真的不用客氣,吃頓飯,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花銷。對您這個館子來說,卻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怎麼說呢,怎麼說呢,巡檢您肯來我這裡吃東西,就是小老兒的福氣!”掌櫃堅決不收,急得眼睛裡隱約都見了淚花。

雙方推來讓去,最後,隻好采取了弓手王武的提議,各退一步。

韓巡檢不用給錢,也不拿掌櫃的贈送的獾子肉,隻留下一幅墨寶,當作對掌櫃的手藝之認可。

而掌櫃的,也不要再堅持送這送那。心裡記得韓巡檢的好,就行了。以後金牛寨的弟兄來店裡吃飯,一概隻收本錢和柴火錢。

“那,那敢情好。巡檢的墨寶,是彆人求都求不來的。小老兒,小老兒今天撞到大運了!”掌櫃的千恩萬謝,連聲答應。末了,在送眾人出門之時,仍然將兩隻冒著熱氣的陶罐子,硬塞進了張帆手裡。請他幫忙帶回去,讓韓巡檢以後慢慢吃。

‘冇想到,韓某人居然也有被感激的時候!’韓青不知道自己最後用毛筆字換來的這頓飯,到底是虧了,還是賺到了。隻覺得胸口暖暖的,像大雪天圍著火鍋喝花雕般舒坦。

扭頭再看看遠比二十一世紀簡陋的縣城,還有墊著腳尖兒站在門口揮手相送的掌櫃,他忽然覺得,此行倒也不虛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