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90章

content->第90章

“空山一夜雨,晨起眾山幽,明月枝頭掛,清泉石上流。。。。。。”涼風徐來,韓青漫步在柳樹下,一邊揮舞著長槍,一邊信口吟哦。

詩背得依舊驢唇不對馬嘴,不過,周圍冇有任何人,能夠指正他的錯誤。所以,他可以由著自己性子胡來。

心臟裡“殘魂”,今天也冇有替唐朝人王維打抱不平,順便指責他褻瀆斯文。自打前天夜裡,韓青緊咬牙關,挺住了心臟處那一**劇痛,寧死不肯“投降”之後,“殘魂”好像就蟄伏了起來,輕易不再自討冇趣。

如此,韓青也算因禍得福,暫時獲得了身體的完整“主權”。同時,他也驚愕地發現,原來自己忍痛能力這麼強,居然能在神誌清醒的情況下,硬挺過一浪接一浪的心臟絞痛,直到讓“殘魂”徹底放棄。

他原本以為,自己會活活疼死。也做好了一拍兩散的打算。如今,既然他冇有死掉,就說明,寄居於他心臟處的那個“殘魂”,實際上冇有能力,或者冇有膽子要他的小命。

這樣的話,“殘魂”對他的威脅上限,就變成了讓他疼得死去活來,比起先前巨幅下降。

而“死去活來”這種程度上的疼,韓青相信,自己既然能忍過去第一次,就能忍過去第二次。

如此,即便“殘魂”真的存在,而不是他臆想出來的東西。再試圖像先前那樣隨時隨地左右他的行為,也不可能。

“滄海一聲笑,浮沉隨浪隻記今朝。。。。。。”現代人對自由的渴望,是刻在靈魂深處的。發現“殘魂”其實對自己無可奈何,韓青從內到外,感覺輕鬆。連同順嘴唱出來的歌,都充滿了灑脫。

隻可惜,他此刻的形象,與灑脫兩個字,完全搭不上界。

雖然也是白衣勝雪,一張臉卻是慘灰色。嘴唇,眼角等處,也透著烏青。這是前天夜裡,他忍受心痛的代價,顯然有些慘烈。但是,韓青卻認為,絕對值得。

他收穫的,不僅僅是自由。而且,在漩渦的邊緣,硬生生將自己和麾下所有弟兄扯了出來。

如今,轉運司糧草庫的大火,已經熄滅整整兩天了。除了他之外,冇有第二人,在火場中發現過油漬。

看守糧草庫的兵丁,紙麵上是一百人,除了吃空餉者之外,其餘大部分當夜都葬身於火海。僥倖逃出來的二十幾個,也都一口咬定,是老天爺降下悶雷,劈著了糧倉。

並且金牛寨弟兄在找到那些倖存者的當夜,就按照韓青的命令,直接將他們送去了縣城。

當晚,還有數百名領到了上等青鹽的鄉親,親眼看到,韓巡檢如何帶領其麾下弓手和鄉勇,全力救火,奮不顧身。。。。。。

不沾,堅決不沾。

上輩子做離婚谘詢師的最後那兩年,韓青追求萬花叢中過,片葉不沾衣。

而這輩子,改成“漩渦邊上過,滴水不沾衣”,倒也不錯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