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81章

content->第81章

他不想的事情越多,就越有跟住在自己心臟裡的那隻“殘魂”,進行博弈的必要!

至於風險,韓青會儘可能地降低其存在。

具體辦法就是,參照二十一世紀的科學實驗,由簡單到複雜,循序漸進。

第一份被他翻開的卷宗,是一樁風化案。大劉莊某少婦,與地保偷情,被他丈夫劉某撞破。

劉某憤怒之下,打斷了地保一條腿。還寫了休書,將妻子送回了孃家。

少婦覺得顏麵受損,便反告丈夫汙衊。而地保,也站出來控訴劉某,在他依約去劉家購買雞仔時,被劉某故意毆打致殘。

案情脈絡很清晰,前因後果一目瞭然。

韓青隻要從身體原主人的記憶裡,翻翻以前學過的知識,就能做出最終判決,並且讓當事雙方都無話可說。

然而,他卻笑著快速將卷宗合攏起來,隨即,朝門外同樣無所事事的下屬們招呼,“來人,把這份卷宗收好,明日一早送到縣裡,請縣尊裁決。此乃教化之事,不在本巡檢的管轄範圍之內。”

說罷,不管弓手們如何迴應,集中全部注意力,感受自己的心臟。

正如他所預料,心臟的跳動頻率,突然快了半拍。但是,短短半分鐘左右時間,就又恢複了平靜。

“看樣子,身體原主人的鬼魂,對偷懶並不十分抗拒!”韓青笑了笑,信手在早已備好的白紙上,用炭筆做了一個標記,然後又翻開第二份卷宗。

那是一份兄弟分家,並爭奪家產案。

如果以宋人的標準,做小生意的兄長,既不肯喜歡讀書的弟弟,去考取功名。又不肯將家產,與弟弟平分,肯定要受到一些處罰和譴責。

而按照二十一世紀的標準,弟弟今年也二十五六了,有手有腳,憑什麼要哥哥犧牲自己的幸福成全他?

至於財產分割,做兄長拚死拚活,給家裡增添財富,做弟弟隻管索取,從未有過任何貢獻,又哪來的資格,要求平分?

“王武,明日一早,你去小邱莊,宣佈本巡檢的裁斷。”合上卷宗,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,韓青一邊感受自己心臟處的反應,一邊高聲吩咐,“邱氏兄弟分家,兄長得七成,弟弟得三成。不服,可以去縣裡繼續上告。”

“是!”弓手王武高聲答應著入內,去了卷宗快步離去。

目送他背影出了門,韓青抬起手,輕輕揉搓自己的胸口。

驗證結果,也基本符合他的預期。

這種程度的理念衝突,他即便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,心臟也不會疼得太劇烈。

很顯然,在某些小事上,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來,隻要道理站得住,“殘魂”也不願意小題大做。

又在白紙上做了第一個標記,韓青快速將排在第三位置的一件日常糾紛丟開,直接展開了第四份卷宗。

那是竇家堡和李家寨兩個村子因為爭奪優先灌溉權,而引發的械鬥案。

這個時代的氣候,遠比二十一世紀初濕潤。韓青經常去遊泳的延川,水流極為充沛。

竇家堡和李家寨兩個村子,即便共用一條水渠,也不會出現莊稼旱死的問題。

如此,兩個村子與其是在爭奪優先灌溉權,倒不如說,是藉著優先灌溉權的理由,發泄平素積累下來的恩怨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