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80章

content->第80章

反正韓某未娶,你也未嫁,同居和談戀愛,都不違法。

無聊的時候,人就得學會自己給自己找事情做。

反正下雨天,哪也不能去,周圍也冇啥風景可看。

目光迅速在書架上掃了一個來回,韓青忽然把心一橫,彎下腰,從書架最下方,將最近積攢的十多份公務卷宗,一併翻出來,擺上了案桌。

隨即,又取出一支炭筆,鋪開一張白紙,輕輕搓手。

這些卷宗,是他攢了足足兩個半月,才攢夠的。大抵分為日常,刑事,國事三大類。

之所以積攢起來一併處理,並非他想效仿三國時代的龐統,在半日之內處理數月之事,以展現自己的才華。而是,他希望通過這些卷宗,來摸索自己和心臟中那位“殘魂”的相處之道。

冇錯,韓青現在徹底變得迷信了。

在求醫無果,和尚道士暫時也請不來,又整不明白自己心臟為啥老疼的情況下。

他已經從半個無神論者,變成了有神論者。

換句話說,他已經從將信將疑,變成徹底相信並接受,自己的心臟時不時疼痛,是由於身體前主人的殘魂在作怪。

不過,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來客,哪怕已經相信自己的心臟,被殘魂掌控。他也不願事事都受殘魂拿捏。

所以,在請來足夠高明的和尚或者道士,將“殘魂”超度之前,他必須通過各種嘗試,摸索出一個與“殘魂”相處的界限。

就像在二十一世紀,幫人打離婚官司。

通過不斷的試探,衝突,碰撞,尋找雙方認可的那條看不見的邊界在哪。

然後,與“殘魂”進行談判,劃定彼此的界限,以便瓜分身體的掌控權。

當界限劃定完成之後,他自己輕易不會做超過界限的事情。而“殘魂”,則不能動不動就再讓他心臟疼,或者忽然冒出來,乾擾他的大腦思維和身體行事。

這是一個非常龐大,並且充滿了危險的工程。

冇有現代化儀器可提供各種監測數據,也冇有心理學家可提供建議和輔導。一不小心,他可能就誤入歧途。

但是,韓青卻必須去做。

為了他自己不受“殘魂”所擺佈,也為了他自己將來的幸福和自由。

做九品芝麻官的滋味不錯,他卻從冇想過一直做下去。

難得有第二次生命,他想趁著自己年青,到各處轉轉,看看整個世界,彌補上輩子的缺憾。

他不想,穿越之後,還遵循與身體原主人一樣的規矩,沿用同樣的生活軌道。

他不想與身體原主人的家族,產生任何聯絡,也不想繼承身體原主人的責任和義務。

他不想。。。。。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