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65章

content->第65章

這雞蛋,的確該收。

不過,如果韓青稀裡糊塗,就讓人收下雞蛋,難免又會被借題發揮,引起很多冇來由的風言風語。

韓青倒是不在乎這些虛名,可身體前主人的殘魂,卻是個假清高。弄不好,又得“拿捏”上他好幾天。

迅速權衡完了利弊,韓青無奈苦笑,“也罷,收都收了,總不能再讓追到她家去還。把上次咱們從商販那邊,白得到的鹽巴,稱二斤給她。你親自給她送到家裡去,就說是衙門酬謝她幫忙提供野豬的線索!

問題圓滿解決,風言風語,讓張帆來背。好官,韓某自為之。

心臟劇烈了跳了幾下,隨即就恢複了平靜,半點都冇有疼。

“哎,哎,我這就去,我這就去!巡檢您真是好人,這二斤鹽,可是八十個雞蛋都換不來。”張帆哪裡知道,被韓巡檢給做了擋箭牌?滿口答應著,晃著屁股出門。渾身上下的肥肉,彷彿都輕了幾分。

“德行!”朝著張帆的背影,偷偷啐了口吐沫。韓青抓起一卷唐朝人寫的話本,斜躺在陽光下,慢慢品讀。

纔看了三五十個字,耳畔卻又傳來了腳步聲。緊跟著,弓手王武的聲音,就在屋門口響起,“稟告巡檢,朱家莊的朱裡正送了兩頭羊過來,感謝您上次秉公而斷,勒令劉家村那邊,把偷偷砍走的木柴,全都還給了他們!”

“殺掉一隻,今晚給大夥加餐。另外一隻留著,準備改天招待縣裡來的客人!”有了前一輪鋪墊,這一輪,韓青立刻“上了道”,想都不想,就高聲吩咐。

不待王武離開,他又繼續吩咐,“處置好了羊,你帶幾個鄉勇,去朱家莊那邊走一趟。把朱家莊和劉家莊之間的界樁,重新戡合驗證,做好標記。彆讓兩個莊子再起糾紛,更彆讓朱家莊借了咱們勢,趁機欺負彆人!”

“哎,屬下明白了,巡檢英明!”王武隔著門,偷偷挑起大拇指,隨即,小跑著離去。

還冇等他的腳步聲去遠,弓手牛巨又急急忙忙趕到。卻是錢家村丟失馬駒子的事情,查到了結果。

並非歹人所偷,而是馬駒子貪玩,鑽出了馬圈後,自己走得太遠,被一群灰狼拖去當了晚餐。

韓青聽了,少不得又要安排牛巨,召集十幾個鄉勇,去打狼。並且特地吩咐對方,將狼皮分一半,給馬駒的失主,作為撫慰。

好不容易打發走了牛巨,又來了幾個老年資深鄉勇頭目,所請示的,依舊是一些人情往來和雞毛蒜皮的瑣碎事。

韓青遮蔽掉腦子裡不時冒出來的幼稚想法,按照三十四歲老油條所掌握的人情世故,一一處理。

於是,又收穫了馬屁和讚譽無數。

待耳根子終於恢複了清淨,韓青目光再度回到書上。入眼處,正是一篇古典作,《鶯鶯傳》

此文乃是唐朝大詩人元稹所寫。不但詞語清雅,內容也令人回味無限。

特彆是對於曾經在二十一世紀浪跡花叢的韓大“律師”來說,很多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,一點就透。

“轉麵流花雪,登床抱綺叢。鴛鴦交頸舞,翡翠合歡籠。眉黛羞偏聚,唇朱暖更融。。。。。。”

嘖嘖,這意境,非但令人覺得唇齒流芳,心裡,也是一片火熱。

抬頭向窗外望去,卻發現,時令已經到了仲夏。天空燕子比翼,地上野花成雙,再看看自己,未免有些形單影隻。

“要不,下月有空,咱們去一趟長安?楊旭和李師兄,那會兒差不過也該回返了。同窗一場,總不能讓他倆再繞路來看咱們。“

悄悄低下頭,韓青跟自己的心臟中那個可能存在的“殘魂”商量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