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64章

content->第64章

“胡鬨,她家隻有四隻老母雞,一年到頭加起來,也下不了兩百個蛋。”冇等韓青過腦子,幾句話就從他嘴裡脫口而出。“趕緊給人家還回去,咱們這邊一年到頭商賈不斷,還愁冇蛋吃?”

“這,這,巡檢說得對,拔毛得撿著肥雁拔。”張帆熱臉貼了冷屁股,卻也不著惱,低下頭,繼續笑嗬嗬地解釋,“但是,問題不在雞蛋,而是您收和不收,所代表的意思不同!”

“嗯?”韓青的眉頭又皺了皺,努力遮蔽掉上一任身體主人的思想乾擾,用三十六歲的老練成熟眼光,重新考慮問題。

刹那間,答案就呼之慾出。

有關趙寡婦的案子,是他從山中回來之後,所處理的官司當中,案情最複雜的一個。

趙寡婦姓張,她的丈夫一年前病故,留下了一個遺腹子,三間瓦屋,兩頭牛和五十畝薄田。

趙寡婦自己擺弄不了那麼多田地,肯定得雇長工。

而一來二去,趙家村就有人看到,長工半夜鑽進了主母的屋子。

趙家的長輩,豈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?馬上開了祠堂,要把趙寡婦趕出家門,兒子交由其堂叔撫養,田產和房子收歸祠堂。

趙寡婦的孃家,跟趙家莊就跟著一條小溪。

她的哥哥們聞訊,立刻全部拎著樸刀和棍棒,從張家莊殺到了趙家村。

當眾放出話,如果趙家村的人拿到了真憑實據,他們立刻殺了自家妹子,向死去的妹夫謝罪。

如果趙家村的人,敢冤枉自家妹子,他們也不介意白刀子進,紅刀子出。

兩個村子的裡正,怕出人命,乾脆寫了狀子,就近到金牛寨請求巡檢裁斷。

韓青從山裡返回巡檢衙門,看到狀紙,心中好不耐煩。第二天一大早,就派弓手出馬,將張家莊和趙家寨的裡正找到自己麵前,劈頭蓋臉臭罵了一通。

然後勒令他們,各自回去之後,約束自家晚輩,不要舉族出來丟人現眼。

否則,再讓自己聽到類似的爭執。誣告者反坐,殺人者償命,案子涉及的財產,無論房子,土地還是牲畜,全部充公。

於是乎,兩位裡正當場代表兩個家族,當場宣佈撤訴,所有爭執自動平息。

糊塗官判斷葫蘆案。

結果,卻相當不錯。

隻是,今天趙寡婦專門來送雞蛋,卻未必真的想表達感謝。

她分明是在向外界表明,她得到了巡檢所庇護,以震懾她已故丈夫的那些親戚!

如果韓某人這裡不收,則代表著巡檢所上下,都不想跟她扯上任何關係。恐怕用不了幾天,那些族人,就會又找到彆的藉口,謀奪她的財產。

她不可能回回都搬他孃家哥哥們撐腰。

更何況,孃家哥哥們,也不是白白出動的。她至少得管一頓酒水,還要欠下不少人情。

她丈夫留下的財產,經不起這麼折騰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