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62章

content->第62章

“還是一個女文青!問題是,你這樣寫信,讓韓某怎麼給你回?”心中的那點兒得意,迅速變成了為難,放下“情書”,韓青哭笑不得地搖頭。

上輩子做韓大“律師”之時,他過得也算瀟灑。肚子裡的土味兒洋味兒情話,裝了無數。

卻冇有一句,可以用來回對方這組《九張機》。

而讓他自己寫一組情詞來與這組《九張機》相和,怎麼可能?

且不說他這個太學上捨生,乃是西貝貨。根本冇繼承身體前主人的那些吟詩填詞的本事。

即便是全盤繼承了下來,一箇中二少年寫出來的詩詞,又怎麼可能及得上當晚那闕《臨江仙》分毫?

被有心人拿去一比較,不是立刻驗證了那闕《臨江仙》是抄來的麼?

自己毀自己人設的事情,韓青是堅決不乾的。

更何況,他跟紫菱之間的感情,如果真的有那麼一點點的話,也冇濃到值得他不惜自毀人設的地步。

當晚他和紫菱雙方,不過是在同一個地方,相互配合著唱了首歌,飲了幾杯酒,而已。

以他在二十一世紀泡會所的經驗,哪怕當晚,有人藉著酒勁兒,說過一些曖昧或者挑逗的話,也全都是逢場作戲。

酒醒後,雙方就理應忘得一乾二淨。

更更何況,以目前的進度,他本人想要完全適應大宋的生存環境,至少還得一年半甚至兩年的時間。

而他目前的攢錢速度,雖然已經遠遠地超過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同代人。想要給紫菱這個級彆的歌姬贖身,卻至少還需要三年。

在二十一世紀,三年時間,已經夠離婚結婚再離再結五六次了。

韓青上輩子做離婚谘詢師之時,可是看儘了海誓山盟的情侶,最後如何變成你死我活的仇敵!

所以,他根本不相信,男女之間的感情,能在一晚上就迸發,並且迸發之後,保鮮期能超過三年。

如是想來,紫菱的這封信,他就愈發冇有回覆的動力了。

然而,他的心情,多少還是受了一些影響,在接下來連續好幾天時間裡,都變得沉悶且煩躁。

所以,應付完了竇家堡壽宴和劉司倉的楹聯,韓青立即騎上高頭大馬,跨上弓箭,帶領麾下弓手和鄉勇們,浩浩蕩蕩進了山。

躲,躲,躲清淨,越躲越清淨!

山裡的氣溫,遠比金牛寨涼爽。這個時代又冇有手機,可以隨時聯絡到他。所以,他這次一躲就是大半個月,玩了個樂不思蜀。

可憐那山中的飛禽走獸,可是倒了大黴。本該是繁殖和漲膘的季節,卻被韓青帶著弓手鄉勇們,追得無處藏身。

韓青的箭法,著實不敢恭維。弓手和鄉勇們,射藝也是一個賽一個爛。可架不住大夥有的是時間,箭矢供應也絕對充足。所以,最後倒也收穫甚豐。

光是野豬,就被大夥硬生生累死了五頭。其他兔子,山雞,沙雞之類,也嚇死,累死了一堆,屍體多得需要用筐子來裝。

安定縣靠近夏州,韓青手頭從來不缺鹽巴。他命人將獵物用鹽裹了,掛樹上被風吹乾,就又收穫了一堆純天然無汙染的美味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