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61章

content->第61章

並且以這個理由出去躲風頭,他都不用向上級請示。

大宋官製複雜,巡檢所受上級巡檢使和縣令雙重領導。兩個領導,彼此謙讓,實際上誰都不會管到他頭上來。

一邊在心裡頭慢慢規劃著行程,韓青一邊走路。冇等行程規劃完畢,人已經回到了書房。

將長槍掛在兵器架上,轉身去換官袍。才抬起胳膊,門外卻又響起了弓手牛巨的聲音,“巡檢在嗎?縣城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彆打擾我,有事下午說!”韓青的思路被打斷,冇好氣地吩咐。

牛巨馬屁拍到了馬腿上,卻不敢喊冤。先低低的迴應了一聲“是!”,然後,又用更低的聲音補充道:“有您的一封信,縣城急遞鋪子,專門派人送了過來。屬下看那鯉封甚為精緻,想必出於女子之手。。。。。。”(注:鯉封,古代比較講究的信封,用木頭做成鯉魚形。所以俗稱鯉封。)

“女子?寄信給我?”韓青聽得將信將疑,打開門,從牛巨手裡接過一個繫著紅色絲帶的木製鯉魚。

扭頭走到窗前,他將信封對著陽光打開,兩頁潔白且帶著香味的信紙,被他緩緩取了出來。

是紫菱大家托急遞鋪寄來的信。

當日憑著明代狀元楊慎的一曲《臨江仙》,打得李德昭落荒而逃之後,韓青又與同僚們,在牡丹閣熱熱鬨鬨地喝了半個晚酒,才各自找地方安歇。

第二天下午返回金牛寨,他就習慣性地,把所有熱鬨都忘得乾乾淨淨,根本冇想到,那位紫菱大家,還記得自己,並且輾轉打聽到了自己的任職地點。

而發小楊旭所承諾的,出錢替他給紫菱贖身之語,韓青更是直接當此人從來冇說過。

二十一世紀,勸歌女從良,位居四大無聊之首。韓青纔不會動這種念頭。

至於酒桌上的承諾,誰要是當真,纔是腦袋有包。

不過,即便不相信,自己隨便背一首古詩,便能俘獲美人芳心。

能接到美人的信,韓青依舊感覺到幾分得意。

快速將信紙展開,他想見識一下,古代的男女之間,會寫什麼樣的情話。

而信上的內容,卻是紫菱返回長安的路上,新聽到的一組新詞。當時覺得頗為清雅,所以特地記下來,請韓巡檢品評。

一張機。采桑陌上試春衣。風晴日暖慵無力,桃花枝上,啼鶯言語,不肯放人歸。

兩張機。行人立馬意遲遲。深心未忍輕分付,回頭一笑,花間歸去,隻恐被花知。

三張機。吳蠶已老燕雛飛。東風宴罷長洲苑,輕綃催趁,館娃宮女,要換舞時衣。

四張機。咿啞聲裡暗顰眉。回梭織朵垂蓮子,盤花易綰,愁心難整,脈脈亂如絲。

五張機。橫紋織就沈郎詩。中心一句無人會,不言愁恨,不言憔悴,隻恁寄相思。。。。。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