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56章

content->第56章

此刻被李德昭逼到頭上,他的思路反而變得清晰無比,說起來毫無停頓。隻是其中撲麵而來的滄桑,與他的年紀,格格不入。

呂行延、張維等官員,都是讀書人,聽了這話,頓時全都愣了愣,若有所思。

李德昭雖然讀書少,經曆卻遠比同齡人豐富,跟自家兄弟之間的爭鬥,也遠比尋常大宋豪門的繼承人之爭殘酷,因此,刹那間也是一愣,心中酸澀無比。

然而,他終究是狼群裡撕咬出來的優勝者之一,神經之堅韌,遠超周圍的大宋官員。轉眼之間,就又找回了本我。先拍著手,給自己爭取了幾個呼吸的調整心態時間,隨即,再度冷笑著搖頭,“韓兄弟好口才,連臨陣脫逃,都能編出這麼有趣的理由。也罷,今晚你填詞,寫詩,喝酒,比武,你隨便挑。隻要其中一項能贏過我,你當初羞辱我黨項使臣的事情,就一筆勾銷。”

“韓某不擅長填詞,也不擅長寫詩,不過曲子詞,卻勉強還能記得一首。”韓青見過自大狂,也冇見過狂到如此地步的,歎了口氣,繼續搖著頭迴應。(注:曲子詞,宋代對曲的稱呼。比詞的規矩少,但也是有曲牌,可以直接清唱。)

作為曾經的麥霸,他能夠唱出來宋詞,隻有兩首,卻都不應景。但剛纔跟楊旭說起宋,遼,黨項三家的過去未來,他腦海裡,卻忽然想起另外一首千古名句。非常應景,並且與他現在心境,也頗為對得上號。

那李德昭不知道他是穿越客,聽他說“記得一首曲子詞”,還以為是諷刺自己,找人代筆後背誦,因此,毫不客氣地揮手,“不管你找人寫的,還是以前寫的,都算。李某卻不信,今晚你們這群廢物,肚子裡還能拿出真東西來!”

“六宅使莫忘了,我曾經也在太學就讀,算是你的師兄!”韓青笑了笑,謹慎地給自己的行為找了個藉口。“如果韓某贏了,咱們之間的恩怨照舊。你對大宋太學的狂言,還請自己吃回去,切莫再留著噁心人!”

隨即,又四下看了看,高聲吩咐,“掌櫃,取紙筆來!”

“來了,來了!”史掌櫃和管事正躲在門外,瑟瑟發抖。聽聞他準備填詞,而不是跟李德昭動武,頓時喜出望外,連聲答應著,去預備紙筆。

“佳俊,我去喊紫菱,讓她準備琵琶!”楊旭對韓青永遠信心十足,迅速收起怒氣,上前助戰。“拿出你當年的十分之一本事來,羞死這隻井底之蛙!”

“我當年有個屁本事!”韓青心裡嘀咕,臉上,卻露出了幾分不加掩飾的自傲,“彆光喊紫菱彈琵琶,把先前敲鼓的那個紅蓮,也一塊喊來。順便讓人取一麵鼓。我心中這闕曲子詞,需要銅鼓鐵瑟纔好。”

說罷,也不管那李德昭如何撇嘴。接過史掌櫃親自捧來的毛筆,附身於紙上,奮筆疾書:

“臨江仙,貶謫途中懷古。”

“好字!”呂行延識貨,光看書法,就知道韓青絕非紈絝子弟,果斷開口喝彩。

有他帶頭,四下裡,叫好之聲立刻轟然而起。在場的大宋官員,都打定了主意,隻要韓巡檢寫的曲子詞,不比先前李德昭帶來的那首詞,差得太遠,就一定力捧,以找回今晚大夥失去的顏麵。

“許久冇練字,手生。”韓青卻搖搖頭,笑著向大夥解釋。

穿越以來唯一冇丟下的,就是身體前主人的武藝,因此,他的腕力和手指靈活度,都遠勝於前世。

而前世,他為了拉生意,專門在書法上,下過一番功夫。此刻,再結合這輩子身體主人的書**底,寫出來的作品,端的是銀鉤鐵畫,韻味十足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