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4章

content->第4章

身體的原主人虛歲二十,真實年齡隻有十八,絕對稱得上青春年少。

身體的原主人自幼營養無缺,家教又嚴格,因此長得非常英俊。站在一堆弓手,鄉勇之間,宛若鶴立雞群。

而韓青的靈魂,卻已經三十有六,性格圓滑,手腕靈活,且冇什麼遠大誌向,遇事不緊不慢,對屬下們“發財”的門路,也懂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好看的皮囊與成熟的靈魂相結合,竟讓韓青在“痊癒”之後,很容易地,就於金牛寨中,樹立起了自己的威信。

如今,“跟著巡檢大人混,有肉吃,有錢賺,乾活還不累”,已經成了金牛寨所有弓手和鄉勇的共識。

特彆是跟數月之前調離,喜歡擺架子還偏愛吃獨食的前任巡檢陳平相比,新任巡檢韓青韓佳俊,簡直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好上司。

弓手和鄉勇們,巴不得他永遠不要高升,一輩子都帶著大夥吃香喝辣纔好!

“巡檢好槍法!”

“巡檢不愧為將門之後,槍法出神入化!”

“巡檢威武,巡檢神槍無敵!”

一套“追魂奪命槍”堪堪使完,讚頌聲已經又響徹河岸。

雖然翻來覆去,總是那幾句話,嚴重缺乏新意。可聽在韓青耳朵裡,就是感覺舒坦!

“取酒和乾肉來,左右無事,大夥一起喝幾杯!”心情舒坦,就需要跟人分享。韓青戳槍於地,用力撫掌。

“折煞了,折煞了,小人們何德何能,敢蹭巡檢的酒吃?”張帆和楊威等人心花怒放,卻含著口水連連作揖。

“叫你們去就去,休得囉嗦!一個寨子裡吃西北風,哪來那麼多繁文縟節?!”韓青故意把眼睛一瞪,高聲嗬斥。

“那,那,那我等就高攀了!”眾弓手和鄉勇們轟然響應,七手八腳地從河邊的泉眼裡,拉出浸泡多時的酒罈。

隨即,又從臨近的柳樹上,取下風雞、乾腸、豬耳、臘鴨之類下酒菜,分彆用多個木頭盤子裝了,擺在遮風且向陽處。

總計四名弓手,三十二名鄉勇,卻自動分成了三組。

張帆、楊威和另外兩個,名字分彆喚作劉鴻、王武的弓手,屬於有國家編製的正式工,坐在韓青左右,陪著巡檢大人喝酒。

二十四名鄉勇,冇有正式編製,屬於臨時工,地位等同於後世的協警,按年齡、資曆,自動分為兩組,圍著吃食和美酒,搬石頭落座。

還有四名剛剛補了缺兒的新丁,則連坐的資格都冇有。兩個站在韓青這邊負責倒酒佈菜,另外兩個一人伺候一組鄉勇。卻誰都不覺得有啥委屈,滿臉心甘情願。

韓青身體雖然隻有十八歲,靈魂卻是三十六歲的老油渣。對弓手和鄉勇們的表現,絲毫不覺得奇怪。端起剛剛斟滿了瓷杯,向大夥輕輕舉了舉,隨即,一飲而儘。

“呼——”熱氣噴出,在西北四月的料峭春風中,縈繞不散。

酒是從西域販貨到大宋的行商所“贈”,據說產自非常遙遠的地方。帶有濃鬱的栗子味兒,顏色宛若琥珀。

按照後世劃分,應該歸屬於甜葡萄酒品類,在宋代,則有可能是波特酒的祖宗。

宋人品酒,以清爽,辛辣,略帶苦澀為優。以甜膩綿軟為劣。故而,韓青很懷疑此酒運到汴梁之後的銷路。但是,他卻有至少五種以上辦法,讓此酒變得更適合自己的口味。

加白酒和黃酒,調製雞尾酒是最佳選擇,不僅可以化解甜膩,還可以提升酒的度數和層次感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