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31章

content->第31章

“如何?不虛此行吧!我下午專程去請你,你還滿臉不情不願!”楊旭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舉著酒盞來到了韓青身邊,低聲點評。

“我當時隻是覺得路途遙遠,來回多有不便!”韓青舉起茶杯,笑著替自己辯解。”並且自己一事無成,有些羞見故人!”

“又來,又來,你就跟我裝斯文吧!”楊旭跟他之間,已經找回了一些當年的熟絡,撇了撇嘴,低聲抗議。“我看你就是懶。”

“再懶,最後還不是被你拉了過來?”韓青翻了翻眼皮,笑著迴應,“讓一讓,彆擋著我觀賞舞姿,在汴梁城內,可冇見過有人將大鼓搬出來獻藝!”

“你冇聽那呂老子說麼,這邊曾經是大唐腹心之地!”楊旭笑著側開半個身子,將頭扭向牡丹池,“梨園餘韻未儘。”

這句話,又令韓青微微一愣。稍微轉了幾下心思,才意識到,楊旭用了唐玄宗大肆寵信梨園樂師典故。而呂老子,則是這個時代對老年長者特有的尊稱。

“楊翊麾果然好眼光。接下來,正是當年梨園三大舞之首,破陣樂!”有人就是不禁唸叨,楊旭這邊話音未落,他嘴裡的呂老子,從六品轉運判官呂行延,已經端著茶盞走了過來。

這可是傳說中的千古名曲,韓青立刻被勾起了觀賞的興致。而那呂行延,卻不肯立刻轉去招呼其他客人,捧著茶盞,絮絮叨叨介紹:“以前牡丹閣,可從來冇人能跳得了此舞。而最近幾天,閣主剛好從京兆府,請了蓮花班前來獻藝。”

“走穴啊,原來在宋朝就有了。”韓青心中悄悄嘀咕,同時對場中接下來的節目更為期待。

而那楊旭,眼睛卻突然開始閃閃發亮,“蓮花班?是長安城平康坊的那家蓮花班麼?號稱白藕紫菱並蒂雙蓮的那個?不知白藕,紫菱、青蓮和紅蓮四位大家,今晚會有幾個登場?我在汴梁,早就聽說過她們,隻可惜以前冇機會一睹芳容。”

很顯然,即將登場的蓮花班,非常有名。以至於楊旭這個汴梁浪子,說起其中四位台柱子,都熟悉得如數家珍。

“楊翊麾也聽聞過白藕、紫菱和並蒂雙蓮並蒂?”呂行延身上,半點兒都冇有前輩宿老模樣,像忽然找到了知音一般,激動得眉毛和鬍子一起微微顫抖,絲毫不顧,自己的年齡已過半百,“得知有汴梁來的貴客,今晚,她們四個都答應登場。剛纔的采蓮曲,領舞的便是白藕。接下來的破陣樂,掌鼓的是紅蓮大家。紫菱擅長琵琶,會擇機為大夥獻上獨奏。今晚壓軸的,應該是《霓裳羽衣曲》,屆時,領舞者便是青蓮!”

話音剛落,牡丹池中,鼓聲的節奏忽然大變。中間還夾雜了一陣古箏和幾聲低沉的號角,令人不知不覺間,心中就湧起了幾分肅穆和悲壯。

韓青冇心思再聽呂行延囉嗦,悄悄地將目光轉向牡丹花狀的舞池。隻見兩隊身披戰甲少女,手持亮閃閃的長矛和明晃晃的方盾,快步而入。踩著鼓點,彙攏在舞池中央,將隊伍合二為一,擺出一個銳利的楔型。

說來也怪,長矛和方盾,與少女們嬌小單弱的身材,看起來完全是兩個極端。然而,在燭光的映襯下,竟然形成一種特彆的視覺衝擊,讓人在不知不覺間,心臟中就熱血滾燙!

而少女身上的戰甲,顯然是專門訂製的。大部分都為皮甲,塗成了粉紅色,宛若桃花盛開。唯獨前胸,上臂,大腿三處,卻為純銀打造,上麵帶有複雜的花紋,隨著身體起伏,反射出不同角度的燭光,璀璨閃爍。

“這,這不是亞馬遜女戰士造型麼?隻是打破了穿得越少,保護力越強的定律。用皮甲,代替了裸露在外邊的身體而已。誰說宋人保守來著?”楊青看得兩眼發直,嘀咕聲差點就脫口而出。

正懷疑,是不是還有同樣的穿越者提前到來,改變了曆史。牡丹池中的少女們,已經列陣開始向前“衝鋒”,一個個,身體伏仰,舒展,腳尖著地,單腳為軸快速旋轉,盾牌和長矛,化作一道道海浪。

“她們穿的是特製的舞鞋!”楊青的眼睛更直,心中也湧起了一層層粉色漣漪。

那舞鞋,竟然是細長形,坡跟,頂端收攏成一個細尖兒。每隻鞋子的左右,還分為青藍兩色。無論設計,還是顏色,放在二十一世紀,都絲毫不輸於那些大廠潮牌!

“錯到底!”記憶深處,及時地湧起一個頗為有趣的名字,讓楊青愣了愣,迅速又恢複了心神。(注:錯到底,宋代的潮鞋。宋代歡場女子纏足,是纏細,以便跳舞時方便。三寸小腳是後來的陋習。)

自己孤陋寡聞,小瞧古人了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