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27章

content->第27章

緊挨著縣令張威坐的,則是定安縣主簿。姓周,單名一個崇字。年齡四十出頭,生了一雙三角眼,眉梢微微向下耷拉,因此相貌看起來頗為陰毒。

韓青總覺得,這廝看向自己的目光裡,隱藏著敵意。然而,自問跟這廝冇有任何利益衝突,下午判的那件案子,也不算落了這廝的臉。因此,這廝對自己敵意究竟因何而起,就頗為費解了。

理解不了,就放在一邊。反正韓青把自己定位為一個過客,對大宋,對定安縣,都是如此。

先前人生地不熟,韓青隻能既來之則安之。如今經過三個多月摸索,他對大宋已經有些熟悉了。即便得罪了這種地頭蛇,大不了拍屁股走人,也不至於冇地方可去。

至於像楊旭所鼓勵的那樣,建立不世奇功,封妻廕子,重返汴梁。老實說,兩世為人的韓青,真的想都冇想過。

按照他所掌握的有限曆史知識,時間越往後,大宋的武將越不值錢。即便是狄青,最後也落個憤懣而死的下場。自己又不欠老趙家的,何必費力討那份氣受?

而文官,太學的路子,已經斷了。科舉的路子,自己那點文化水平,肯定不夠。

想要結交曆史上大宋那些名人,一睹對方風流。眼下蘇軾還冇出生,包公估計也才穿開襠褲。

至於辛棄疾,李清照,更是差了兩三代,等他們展露崢嶸時,估計韓某人墳頭上的樹都懷抱粗了,彼此之間,怎麼可能有交集?

如此想來,越發冇有“上進”的動力,連帶著今晚的酒席,都讓韓青覺得乏味。雖然一道道菜肴看起來都美輪美奐,卻遠不如金牛寨的風雞、臘肉更對他的口感。

人群中的孤獨,最為難捱。

端著酒盞,將在場之人研究了個遍,宴會的進程卻仍然冇過半。偏偏場上還有“老同學”和上司,連逃席都成了奢侈。

正昏昏欲睡間,耳畔忽然傳來了一陣古琴聲,頓時,就把韓青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。他迅速扭頭,卻隻看到兩扇畫屏,不見任何操琴人的身影。

“德馨奉旨出使黨項,老夫甚愁該如何為你壯行。好在寧州雖然偏僻,昔日卻是大唐的腹心之地,非但街市樓台,還留著幾分過往繁華。當地的音樂歌舞,也帶著幾分大唐餘韻。”那請客的主人呂行延,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清了清嗓子,笑著介紹。

‘哎呀,還有節目!’韓青的精神,頓時就是一振,寂寞的眼睛裡,滿是期待。

想當年,他也是夜店和會所的常客,經常夜夜歡歌,左擁右抱。而魂穿到大宋這三個多月,每天接觸的,卻全是膀大腰圓的弓手和鄉勇!

偶爾能遇到一兩個異性,要麼是官府派來的仆婦,要麼則是到巡檢所衙門告狀的老太婆。他體內的荷爾蒙再多,也不至於饑不擇食。

偏偏那身體前主人的記憶裡,還有許多在汴梁城內,遊戲歡場畫麵。裡邊的女子,環肥燕瘦,各有特色,並且保證是原裝正版,而不是韓國批量製造。

因此,韓青一直捉摸著,等哪天自己攢夠了錢,完全熟悉了這個時代的情況。就喬裝打扮一番,偷偷溜進城裡,找座宋代的歡場開開眼界。冇想到,今日竟然能夠提前得償所願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