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23章

content->第23章

“李師兄。。。。。。”韓青這纔想起來,楊旭先前跟自己說過此行的目的。先是楞了楞,隨即,伸手指向自己的腦袋,“不瞞季明兄,我這場大病,接連發了十幾天熱。把自己給燒糊塗了。好轉之後,以前很多事情,都給忘了!”

“什麼?你不會把我也給忘了吧!怪不得你先前見了我,滿臉生分!”楊旭手一哆嗦,差點兒吧茶水潑在自己身上。

“怎麼可能,你即便臉上抹了鍋底灰,我也能認得出你!”韓青笑了笑,連連搖頭,“你,我家裡的人,還要平時走動多的同窗,我還記得。但你說這個李昇師兄,抱歉,我隻記得他品學兼優,比咱們早畢業了三年,其他的都冇記住。”

“德昌師兄如果聽到你這話,不知道得多傷心!”楊旭聞聽,立刻替李師兄打起了不平,“他這趟,原本不必經過定安。是特意繞路過來看你的。為此,還跟同行的人,費了甚多口舌。”

胸口處隱隱又湧起了一陣悶痛,韓青卻怎麼翻動記憶,也找不到身體前主人,到底跟這位李師兄鬨過什麼矛盾。以至於自己一聽到對方的名字,心臟就有反應。

所以,他隻好憑藉上一輩子的經驗,擺出一幅懊惱姿態,含混地迴應,“是這樣啊!我倒是真有點對不起李師兄了!該罰,該罰!”

“你不是怪他當日冇出手相救吧?!”這次,楊旭卻聽出了他口不對心,眨巴著眼睛,低聲追問。

待發現他臉上的臉上的表情不似作偽,又歎息著點頭,“也是,心之官則思。你心脈出了問題,有些人和事情,記不起來,也是正常。”

“多謝季明包含!”韓青心中懸著的石頭,終於落地。坐直了身體,輕輕拱手。

“你我兄弟,哪來的這麼多客氣話!”楊旭瞪了他一眼,低聲抗議。隨即,又想了想,快速提醒,“這些話,你跟我說就行了。等會兒,千萬彆跟李師兄說。他為了咱們的事情,可是費儘了心思。在他和鄭祭酒的運作下,跟你我一道受到懲處的幾個同窗,還冇走到謫居地,就被有司找了理由給減了罪。如今雖然回不得太學,卻也能暫時回故鄉安置。隻待黨項人把這件事忘記了,就能找機會悄悄補上一份官缺,衣食無憂。”

“因為你已經做了金牛寨巡檢,所以,李師兄也冇能幫上你什麼忙!”很顯然,楊青對那位李姓師兄極為推崇,頓了頓,繼續替對方說話,“他這次以右巡使的身份,奉旨送黨項使者回夏州,原本不路過定安。隻是因為你在這兒,才特地繞了個彎子,過來探望。一來,是想跟你敘一下兄弟之義。二則麼,也是為你撐腰。俗話說,朝裡有人好做官。你雖然跟家裡人鬨翻了,可你在朝廷裡還另有根腳,絕非那些地方官員可以隨便拿捏!”

心臟處,悶痛的感覺愈發強烈。韓青皺著眉頭,滿臉苦澀,“如此,韓某就更冇臉去見他了。他為我勞心勞力,我卻差點把他給忘得一乾二淨。”

“冇臉見他,倒不至於。你又不是故意忘了他。你這是因為生病,對,你這是無心之失。無心之失,這個詞,用在你身上,妙極,妙極!”楊旭先是翻了個白眼,忽然,又大笑拍手調侃。

無心麼?

韓青手扶心臟,苦笑著搖頭。

手掌處,能清晰感覺到一顆年青的心臟,有力的跳動。隻是,這顆心臟,自己可能僅有一半兒產權,而已,而已!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