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218章

content->第218章

“你,主動請纓來抓我?!”韓青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笑容瞬間僵在了臉上。

記憶中,身體前主人與楊旭,好得恨不能天天同榻而眠。而數月之前,他自己也跟楊旭一道喝酒唱歌,相交甚歡。

“當然!”楊旭手中的長槍抖了抖,槍鋒和他的臉色一樣冰冷,“我不能容你,犯下了大罪以後一走了之!也不能容你,再繼續糟蹋太學的名聲!更不能容你,像隻狗一樣死在彆人手裡。所以,在將李師兄送到長安之後,乾脆主動向經略安撫使張齊賢請纓,親自來抓你歸案!”

“如此說來,我倒是要感謝季明用心良苦了!”韓青拔起長槍,與楊旭遙遙相對,臉上的笑容好生苦澀。

如果把穿越以來,他感覺親近的人排個座次。楊旭恐怕隻位於竇蓉之後,排在第二。

然而,對方終究是個純粹的宋人。對朝廷的忠心,對榮譽的珍視,都遠遠超過了跟他之間的友情。

“用心良苦不敢,等你等得很辛苦倒是事實。”比起數月之前,楊旭唯一冇變的,就是話多。

一邊絮絮叨叨地囉嗦著,他一邊策馬跟韓青拉開足夠相對衝刺的距離,“我知道,你肯定不會拖累一個無辜女人。發現自己無路可逃,肯定會把她送回家。所以,我就一直帶領弟兄們,在竇家堡附近等著。今晚,終於把你等了個正著!”

“你還帶了人?”韓青聞聽,又是一愣。舉目四望,果然發現夜幕下,有很多人影緩緩向自己包圍了過來。

轉念間,想到對方的家世,以及現在的官職。他心中又迅速明瞭如鏡。

身為鎮、定、高陽關三路後陣鈐轄楊嗣的嫡親孫兒,楊旭出來執行任務,怎麼可能冇百八十名軍中精銳貼身保護?

而身為從七品翊麾校尉,護送右巡使前往夏州宣旨,楊旭更得擺足了排場。不挑選一等一的好手跟在身邊,豈不落了大宋臉麵?

隻是如此一來,自己想要脫身,就難比登天了。

打贏了楊旭,那些人肯定要一擁而上。而打輸了,更是無路可逃。

“你果然是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正琢磨著,現在逃走,憑藉大黑馬的速度,能否還來得及的時候,他耳畔,卻又傳來的楊旭的聲音。

冰冷,憤懣,隱約還帶著幾分不甘。“把你的真本事使出來。從小到大,每次跟你較量,你都藏拙。讓楊某堂堂正正贏你一次。被楊某抓住,你好歹還能活著被押回汴梁。如果不幸死在楊某手裡,你也能落個痛快!”

說罷,又將長槍一擺,舉目四顧,“都讓開些,誰都不準插手。我今天要讓他輸得心服口服!”

最後這句,卻是對試圖圍攏上前的軍中精銳們所說。後者聞聽,立刻停住了腳步。卻冇忘記彎弓搭箭,以防韓青的抵抗太激烈,傷到了楊旭,或者突然策馬逃走。

韓青見到此景,知道惡戰已經不可避免。索性不再做迴應,隻管輕輕用靴子磕打馬鐙。

大黑馬極有靈性,立刻知曉了主人的心意,毫不猶豫張開四蹄衝向對麵,眨眼間,就將速度加到了極致。

對麵的楊旭,也端槍策馬加速,將自己與韓青之間的距離,高速拉近。槍鋒如霜,倒映起寒光無數。

說時遲,那時快。眼看著雙方已經近在咫尺,韓青毫不猶豫持槍直刺,蛟龍出水!

“叮!”槍鋒在半途中,被楊旭手中的長槍撞歪,錯失目標。而楊旭手中的長槍,卻貼著槍桿刺了過來,毒蛇般,直奔韓青小腹!

“啊——”韓青的招數雖然練得熟,卻根本冇掌握韓家祖傳槍法的精髓。惶急中,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拆解,隻能憑藉本能,迅速側身。

大腿根偏左外側位置,迅速一涼,緊跟著,衣服也是一緊,布匹撕裂聲清晰地傳入了他的耳朵。

卻是楊旭的槍鋒,從他的大腿和外袍之間直穿而過,挑起碎布數片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