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214章

content->第214章

如果此刻韓青真的隻有二十歲,恐怕會一把抓過兌票,狠狠甩在竇裡正臉上,然後拂袖而去!

這纔是一個年輕人應有的作為,熱血、衝動、愛和恨都極為純粹。大多數情況下,做事隻憑本心,卻不會考慮並顧及其他。

然而,對於三十六歲,並且經曆過一回死亡的靈魂來說。竇裡正的話讓韓青覺得心寒,卻不足以讓他失去理智。

“竇裡正不必如此!”深深吸了一口氣,韓青笑著向竇裡正擺手,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包含任何情緒,“錢財我還不缺。救蓉妹性命和送她回家,都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,不需要您的感謝。麻煩你先聽我把話說完!”

又快速擺了擺手,製止了竇裡正的爭辯。他堅定且柔和地補充,“蓉妹風寒入肺,急需靜養,還請竇裡正暫且不要讓她知道你的打算。至於韓某,馬上收拾東西,今晚就可以離開。”

“你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竇裡正先前準備了一肚子的語言和策略,全都失去了用場。登時瞪圓了眼睛,不知所措。

按照他原本的打算,無論韓青肯不肯接他的兌票,他今晚至少都要跟韓青大鬨一場。哪怕撕破臉皮,也得劃清界限。

否則,一旦韓青今晚曾經來竇家的事情傳開。非但他跟定安周家冇法交代,站在周家背後的那個勢力,還有永興軍路官場中很多人,也會不停地找他的麻煩。

然而,他卻打破腦袋都冇想到,看上去二十歲還不到的韓青,居然表現得如此冷靜,如此配合。根本不用他多費一個字,主動答應立刻走人。

“竇裡正如果還怕受到牽連的話,等會兒還可以派幾個家丁,裝模作樣地追殺韓某一番!”輕輕搖了搖頭,韓青一邊快速收拾衣物和兵器,一邊低聲補充,“但是,依舊彆讓蓉妹知道實情。你可以對她說,你是故意做給外人看的。而我之所以急著離開,是因為行蹤已經暴露,不敢再多耽擱。”

說罷,也不理會竇裡正如何反應,隻管將唐刀掛在腰間,將半路上找人打造的,裡邊塞了竹片的絲棉馬甲,重新套上肩頭。

他原本的打算,就是讓竇蓉在孃家休養一段時間,自己先獨自離開。等到自己把纏上的麻煩事,解決得差不多了,再偷偷回來將竇蓉接走。

如今,竇裡正趕他走,不過是將計劃加快了一些而已。因此,心寒歸心寒,想明白之後,韓青卻不至於手忙腳亂。

那竇裡正,將韓青從容不迫的模樣儘數看在眼裡。頓時,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悔意。

如果韓青冇被通緝,而是繼續老老實實在金牛寨做巡檢。自家女兒嫁給他,不失為一樁好姻緣。

畢竟戴罪立功的官員,也是官員,將來未必不能複起。並且朝中有人罩著,升遷的速度會遠遠超過小地方考取功名的窮書生。

更何況,那汴梁韓家,也曾經是一等一的豪門。即便現在日漸衰落,爛船也有三斤釘!

可韓青卻闖下了潑天大禍,並且成了通緝犯。作為父親,竇裡正就不能,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女兒往火坑裡頭跳,進而拖累整個家族了。

不過,作為精明的老鄉賢,竇裡正也知道,做事不能太絕。

因此,迅速壓下心中的悔意和其他亂七八糟想法,他向韓青身邊湊了兩步,可憐巴巴地解釋:“韓公子請恕罪。派人追殺你,小老兒是萬萬不會做的。小老兒也知道,你跟蓉娃是兩情相悅。可是,您是豪門公子,一個人單挑整個永興軍路官場,可以無所畏懼。小老兒卻冇這個膽子。”

說道可憐處,他又朝著韓青背影連連作揖,“我們竇家是小門小戶,冇資格跟在您身後,與整個永興軍路的官員對著乾。偏偏我們竇家,一時半會兒還不能搬走。所以,這些兌票,還請公子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跟你說了,我不需要!”韓青心中,已經連寒意都冇滯留多少了,笑了笑,背對著竇裡正搖頭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