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2章

content->第2章

“噗——”韓青抬頭噴出一口冰冷的河水,上半截身體緊跟鑽出水麵,古銅色的皮膚在朝陽下閃閃發亮,從頭到腳,朝氣蓬勃。

然而,雙目之中,卻隱約流露出幾分中年人纔有的滄桑,與十**歲的相貌極不相稱。

“巡檢好水性!”

“巡檢好身手!”

“巡檢威武——”

四下裡,讚譽聲宛若潮水。金牛寨的弓手和鄉勇們,將馬屁話毫不吝嗇地往自家年輕巡檢頭上丟。

“休要呱噪,取咱家的衣衫和兵器來!”韓青大咧咧地擺了下手,又低頭看了看自家棱角分明的八塊腹肌,年輕的麵孔上,透出幾分不加掩飾的得意。

也許是老天爺念他捨命救人的功德,也許是其他什麼陰差陽錯,三個月之前,當他從昏迷中醒來,就發現自己穿越到了一位同名同姓的宋朝九品芝麻官兒身上。

身體原主人姓韓名青,表字佳俊,官拜。。。。。。。

得了,不用拜了,其實身體的原主人是個不折不扣的倒黴蛋。

不久之前,剛剛因為“妄亂上書,煽搖國是”和“當街毆打黨項使節”兩項罪名,被趕出汴梁太學上舍,貶謫到永興軍寧州府定安縣金牛寨,做了一名從九品巡檢。(注:宋代太學畢業,就會被授予同進士出身,可以參加殿試並授予官職。)

用現代話來解釋就是: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韓青,在大宋的最高等學府太學,已經讀到了研究生級彆,馬上就能畢業授予進士資格,前程遠大。卻因為在汴梁城內犯了嚴重政治錯誤,被驅趕到鳥不拉屎的邊境小寨戴罪立功。

具體職務相當於,大宋寧州府定安縣金牛寨的派出所長兼工商稅務所長。

至於犯錯的原因,更令人哭笑不得。

數月前,這具身體的原主人,竟然不滿大宋朝廷在戰敗之後,將靈、涼二州“賞賜”給夏國公,黨項人李繼遷治理。先與幾位同窗好友,刺血上書,要求皇帝禦駕親征,與黨項人死磕到底。

隨即,又因為痛恨夏國公李繼遷派來汴梁接受封賞的使者,策馬衝撞百姓。將其扯下坐騎,當街痛打!

結果,朝廷治不了黨項李氏,還治不了幾個刺頭憤青?

有司以大宋立國以來最快的速度,將帶頭生事的幾個太學上捨生拿下。(注:上捨生,宋代太學的高年級學生。)

朝廷以大宋立國以來的最快速度,宣佈了對他們的處罰決定,“遠竄千裡”,在地方官員監視下接受改造。

這具身體的原主人,之所以被貶謫到距離汴梁數千裡之外的窮鄉僻壤,還能夠被留下一線生機,當上金牛寨巡檢,全虧了他父親韓唯賢前幾年為國戰死沙場。而他祖父韓重貴,當年,曾經用自己的身體為大宋太宗皇帝擋過羽箭!(注:巡檢,是宋代前期官職。歸地方和上級巡檢衙門雙頭管轄。權力劃分上,類似於工商,稅務和警務綜合體。)

但是,年輕人卻非常不知道好歹。

臨出汴梁之前,這具身體的原主人,跟其祖父韓重貴大吵了一架。又當著所有送行者的麵兒,賦詩一首,將自己的恩師,不肯出麵力挺學生的國子監祭酒鄭長風,罵了個狗血噴頭。

即便如此,他心中依舊熱血難涼。

到任後冇幾天,就根據邊境上的情況,向朝廷提出了“屯田、備戰、整軍、禁止茶葉出境”等平夏十策,結果,冇等朝廷答覆下來,就在憂憤、勞累和水土不服的三重打擊下,一命嗚呼。

該,活該!

研究清楚了身體前主人的履曆之後,現代人私家偵探韓青,心裡對此人的遭遇,生不起“半丁點兒”的同情之意。

以三十六歲私家偵探的城府和眼光,這具身體的前主人就是“五行缺鈣”,嚴重缺乏社會弔打!

集傾國之力,打不贏隻占了西北窮困之地的黨項李家,大宋真宗皇帝除了承認夏國公李繼遷對靈、涼兩州的統治權,難道還能憑藉空口白牙,讓對方把吞下去的土地吐出來?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