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97章

content->第197章

最近兩年,夏州飛龍司的細作,之所以能在大宋境內無往不利,甚至神不知鬼不覺將聯絡點打著茶樓的幌子,開在了連接京西北路和永興軍路的咽喉處,也全靠了對手的“幫襯”!

否則,他們這夥人本事再大,做事再謹慎,怎麼可能半點兒痕跡都不暴露?

“史某的見識,果然短了!”半晌,被喚作史兄的茶客,唏噓著搖頭,“怪不得去年大戰過後,二王子子提議乘勝追擊,席捲關隴。早知道大宋官場糜爛至此,我大夏就當拒絕議和,長驅直入!”

“二王子見識長遠,絕非我等能及。先前他下令刺殺那姓韓的,我等還以為他是氣那姓韓的在牡丹閣,掃了他的顏麵。現在掉過頭看,此舉真是神來之筆。非但借姓韓的之手,將永興路官場攪成了一鍋粥,並且也將大宋的短板,也儘數暴露了出來!”

“的確,如果不是二王子下令行刺,姓韓的估計還不捨得跟那姓周的去拚命!”

“驅虎吞狼,此乃驅虎吞狼之計。二王子雖然年紀輕輕,卻使得出神入化!”

轉眼間,議論聲就又大了起來。這回,卻是眾細作們在背後公然誇讚起了夏國公李繼遷的二兒子李德昭。

雖然在場眾人,其實大部分心裡頭都明白,李德昭逼迫夏州細作冒著集體暴露的風險,派遣鷂子去行刺韓青,純粹是為了發泄其心頭私憤。

然而,卻誰都無法否認,李德昭這一手,恰恰歪打正著,收到了彆人精心謀劃都不可能取得的奇效。

這就是傳說中的氣運加身了,連爭風吃醋,都能攪動一路風雲。

而氣運加身之子,將來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。

夏州不比大宋,立繼承人還講究什麼長幼有序。

黨項人的頭領,向來是誰有本事誰當。李繼遷培養兒子,也是故意讓兄弟倆相爭,然後選取其獲勝者,以基業傳之。

從目前情況來看,李德昭的勝算,明顯比其兄長李德明高一些。

甭說彆的,光是敢主動請纓,去汴梁做人質這一手,就讓所有飛龍司的細作們連挑大拇指。

再看李德昭進入大宋境內所作所為,雖然表麵上是在遊山玩水外加花錢捧歌姬。暗地裡,卻把沿途各地大宋的關防情況,摸了個底掉。

再加上其無意間對大宋內部造成的破壞,可謂戰果相當輝煌。而其兄長李德明,卻隻有膽子坐在夏州官衙內誇誇其談,哪曾為大夏立過半點兒實際功勞?

所以,如果押注將來誰能繼承夏州的話。飛龍司的細作們,十有七八要押李德昭。哪怕不急著付諸行動,至少在言語上,會表現出對此人足夠的尊敬和推崇。

“幾位好談興,莫非今天冇彆的事情可以做了麼?”就在細作們說得熱鬨之際,茶館二樓雅座的門,忽然被人用力推開。一名煙邪魅行女子,直接闖了進來。

“屬下見過白判官!”

“白判官教訓的是!屬下剛纔懈怠了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