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96章

content->第196章

“通緝在逃要犯一名,姓韓名青,身高八尺半上下,方麵無須。身邊攜帶棗紅馬一匹,大黑馬一匹,還有一名少女同行。有知情者,請速速告知官府,賞金五吊。若是隱匿不報,與通匪罪論處。。。。。。”

不能說大宋永興軍路各級官府做事拖遝,至少在通緝韓青這件事上,他們展現出了驚人的效率。

頭天早晨經略安撫使行轅下了令,第二天,畫有韓青頭像的海捕文書,已經貼滿了京兆府和商州下屬的所有縣城。

第三天華州、第四天耀州。。。。。。

到了第五天頭上,連最東頭的虢州和陝州,都貼上了告示。官民齊心,追緝“盜賣官糧、劫持主簿,逼死縣令”的要犯韓青!

“這個韓青啊,可是真的十惡不赦。朝廷對他委以重任,他非但不知道感恩圖報,居然上任之後,就跟臨近糧庫的司倉勾結起來。。。。。。”自有識得幾個字,又好事兒的半吊子讀書人,站在通緝令前,向百姓們解讀上麵的內容,並且不斷加上自己的評論。

彷彿他們曾經親眼看到韓青犯罪,並且在現場幫忙把風一般。

看熱鬨的百姓,一個個也義憤填膺,都覺得如果罪行真的如半吊子讀書人所描述,那姓韓的惡棍被官府剮上十次,也都不冤!

當然,前提是官府能儘快抓住韓青,然後立即審判定罪,押赴刑場。

否則,說不定哪天又有其他截然相反的訊息傳來,大夥七嘴八舌議論一番,又覺得韓青忠勇無雙,朝廷理當拜他做大將軍了!

“稀罕,真是稀罕,這大宋,的確夠大,境內什麼怪事都能看得到!”與百姓們喜歡憑藉傳聞和個人感情“辦案”不同,陝州最東部的石壕鎮的一處茶樓中,卻有四五個士紳打扮的客人,隔著窗子,對著官道旁告示欄中剛剛張貼出來的通緝令,冷笑著品頭論足。

“嗬嗬,能同時上了永興軍路的江湖懸賞令和官府通緝文告,這姓韓的,也算是獨一份了!”

“史兄錯了,是先上了江湖懸賞令,賞金一萬吊。然後才上的官府通緝令,賞金五吊。時間差著十幾天,價格也差了二百倍呢!”

“非也非也,赫連兄纔是錯的那個。這姓韓的,是先被官府暗中追緝,然後才被江湖懸賞,最後,官府對他的追緝,才由暗轉明!”

“史兄,赫連兄,你們倆為何計較起這細枝末節來了,誰先誰後有區彆麼?”

“張兄久居夏州,很少來大宋。應該不明白其之中花樣。官府暗中追緝,隻是某些官員想要辦他,卻還顧忌著大宋朝廷的律法和其背後的家族勢力。如果不小心在抓他的時候,把他給打死了,肯定得有人站出來頂缸!“

“赫連兄所言冇錯,公開追緝,則意味著這永興軍路上下,已經有了足夠把握,把案子辦成鐵案,讓他無論如何都翻不了身!如果抓他之時,他敢反抗,當場射成刺蝟,過後也不用任何人為此事擔責!”

“嘶——”

說著說著,就有人倒吸起了冷氣。

抬頭向上看去,天空中掛著明晃晃的大太陽,樹梢頭也冇有起風的痕跡,可人心裡,卻是哇涼哇涼!

不過,再想到,齷齪事全都發生在永興軍路,而不是夏州。在場眾人,卻又暗自慶幸。

對手愚蠢和腐朽,就是自己的幸運。

特彆對於他們這夥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的夏州飛龍司細作來說,大宋官府越爛,就意味著他們在大宋境內越安全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