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95章

content->第195章

“路上花了兩天一夜。他進入縣城之前,張縣令已經點起了火。前後差了大概一個多時辰!”梁顥皺著眉頭,繼續彙報,“恩相,這件事,王全身上,恐怕挑不出任何紕漏來!”

“嗬嗬,兩天一夜,還好,他冇坐轎子去!”張齊賢氣得臉色發黑,卻不得不認同梁顥的觀點。

從坊州轉道去定安,兩天一夜時間,對普通旅客來說,肯定不算耽擱。而王全奉命去“請”張縣令,路上走兩天一夜,就等於故意給對方留出充足準備時間了。

隻是,張齊賢身為一路經略安撫使,即便看出王全在“放水”。也抓不到任何證據,更冇辦法拿對方怎麼樣。

雖然在理論上,他有權力將對方革職。可罪名卻無法定得過重。而經略安撫使很少會在一地任滿兩年。當他奉命返回汴梁,地方官員們,自然有的辦法讓王全官複原職。

“屬下已經安排人,去接應厲以賢,避免周崇那邊再出差錯。”作為張齊賢的心腹臂膀,梁顥肯定不能隻懂得向對方彙報壞訊息。待對方瞭解完了目前出現的新情況,立刻說出了自己的補救方案。

“厲以賢,也是京兆府的人吧?”張齊賢聞聽,再度皺起了眉頭,“王全是他的下屬。”

“正是!”梁顥點點頭,聲音忽然變得有些凝重,“轉運司那邊的人手,如今都需要避嫌。咱們帶來的人手,對當地情況卻不熟悉。所以,先前屬下隻能從京兆府借人。現在想來,卻是棋差。。。。。。”

一句話冇等說完,車窗外,已經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。緊跟著,侍衛梁曉的麵孔,就出現在了重新拉開的窗簾外,“報,經略,京兆府那邊送來急訊!”

“呈上來吧!”張齊賢立刻預料到情況恐怕不妙,疲倦地揮手。

梁曉答應著離去,不多時,又將一封火柒封印完好的信封,雙手送入了馬車。

張唯賢藉著日光,親手拆開。目光粗略掃了幾行,就苦笑著將其丟給了梁顥,“周崇果然死了,在囚車裡,半夜用欄杆卡住了自己的脖子,把自己給吊死了。厲都轄承認做事不力,主動停職,自請處分!老夫,如何敢處分他?老夫,老夫原本還以為,一切儘在掌控!如今看來,老夫能活著回邊梁,已經是佛祖保佑!哈哈哈,哈哈哈,老夫聰明瞭半輩子,到老,卻終於做了一會蠢材,哈哈——”

抬手抹了下眼角,他繼續狂笑著搖頭,“哈哈哈,老夫終於明白,當初官家詢問誰去收拾永興軍的這個爛攤子之時,滿朝文武,誰都不肯抬頭了。哈哈哈,這裡的水,果然夠深!老夫這回,栽的可是一點兒都不冤!”

“恩相!”看到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張齊賢,居然被氣得語無倫次。梁顥不禁兩眼發紅,咬了咬牙,毅然說道:“恩相,涉案三個人,已經死了兩個。接下來,恐怕韓巡檢也在劫難逃。下官受你知遇提攜之恩,無以為報。願親自帶一哨人馬,去將韓巡檢接到京兆府來。”

說著話,他伸手就去推馬車的門。卻不料,胳膊竟然被張齊賢給扯了個結結實實。

“你不能去,你如果去尋姓韓的小子,他肯定死得更快!”張齊賢氣得鬍鬚亂顫,頭腦卻異常的清醒,“張威和周崇已經都死了,無論如何,姓韓的小子不能再死了。隻要他不死,某些人在永興軍路,就甭想永遠一手遮天。”

“恩相!”知道張齊賢這麼說,是為了自己的安危著想,梁顥紅著眼睛乞求,“下官在您身邊,一舉一動,恐怕都會落在彆人眼裡。您的政令,恐怕也出不了經略使行轅!而下官離開長安,您手中反而等於多了一顆活棋。下官不信,他們敢公然殺了下官!”

“你不能死,姓韓的小子也不能死!”張齊賢冇有鬆手,隻管繼續輕輕搖頭,“去給京兆府衙門傳令,發海捕文書,追緝韓青。讓他們務必將告示三日之內,貼遍永行軍路所有城門和關卡。抓到韓青之後,立刻押往安撫使行轅,老夫,老夫要親自審問他!”

“恩相!”梁顥楞了楞,迅速明白,張齊賢這是準備跟地方官員們放手一搏了。隨即,紅著眼睛發出提醒,“用什麼罪名?他好歹也是從九品,並且他祖父和堂伯父那邊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罪名,無故拘押地方官員!”張齊賢想了想,快速給出迴應,“已經足夠了!老夫身份經略使者,追緝一個從九品,總不需要再向誰請示!至於他祖父和堂伯父那邊,老夫相信,他們早晚會明白,老夫不這樣做,姓韓的小子才必死無疑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