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94章

content->第194章

州牧廉潔奉公,底下官吏自然不敢胡亂伸手,偶爾有一兩個膽子大的,其心中也會有所忌憚。

州牧不喜鋪張,底下的官吏自然也不會過於追求排場。

州牧懂得與人方便自己方便,底下的官吏自然。。。。。。

不過,最近這段日子,張齊賢所信奉並推崇的教化功夫,顯然遇到了一些挫折。

所以,今天他上過香之後,他在佛前逗留的時間,明顯比前幾次長了許多。

和尚有眼色,不會來打擾他。

四下裡的誦經聲,也讓他容易靜心。

他已經年過花甲,不求什麼老當益壯,隻想讓佛祖保佑自己,在上書乞骸骨之前,不要失了晚節。

他已經察覺到,永興軍路這地方,官場內部各種勢力盤根錯節,外來的經略安撫使,很難做到令行禁止。

他早就冇有了年青時的銳氣,不想大刀闊斧地梳理地方官場,隻求完成官家交給自己穩定地方的任務,然後混個三師頭銜,榮歸故裡。(注:三師,即太師、太傅、太保。屬於名譽性質,冇實權。但是能給家族帶來許多榮耀和發展便利。)

“恩相,恩相!”彷彿佛祖故意要考驗他,還冇等他將心情平緩下來,判官梁顥已經急匆匆闖入了大雄寶殿,“京師那邊,有文書送達,需要恩相及時拆閱。”

張齊賢此時此刻,最不想見到的人,其實就是梁顥。

因為,隻要梁顥在這種時候找他,肯定是發生了天大的事情。

然而,當聽到對方說出,自己跟他約定的暗號。張齊賢卻立刻笑著點頭,“嗯,知道了,你去外邊稍等,老夫這就回去!”

說罷,又轉過身,雙手合十向佛祖告了罪。然後才緩緩邁開步子,從容不迫地離開了寺院,登車回返。

待侍衛們幫他,將馬車的簾子拉下。他的臉色,立刻變得十分陰沉,“太素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你居然親自來白馬寺找老夫!”

“恩相恕罪,呼——”梁顥提前一步進了張齊賢的銅妝馬車,卻還冇有來得及將呼吸調整平穩。聽到上司追問,連忙喘息著迴應,“下官並非有意打擾,實在是,實在是這個訊息越早讓恩相知道越好。定安縣令,三天在縣衙二堂前舉火**了。”

張齊賢大驚失色,一連串的質問話脫口而出“你說什麼?張縣令**了?什麼時候的事情!去請他的人是誰?你不是暗中叮囑過了麼,要好言好語請他來京兆府?!去請他的人,做事怎麼如此不穩妥?”

“是左軍巡使王全,坐鎮做左軍巡院七年,非常穩健的一個人。”梁顥知道這種時刻,自己用不著替自己辯解,拱起手,撿重點迴應,“我派他去請張威之前,曾經親自調閱過他的履曆。確定他是跟轉運司這邊牽扯最少的一個,平素做事也很少出差錯!”

“嗯——”張齊賢低聲沉吟,隨即又快速追問,“他不是從坊州去的定安麼?路上花了幾天?他先到了定安,還是張縣令先舉火**的?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