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93章

content->第193章

“吱呀——”伴著乾澀的摩擦聲,木製的正門被推開,晨光照進大雄寶典,將黑暗一寸寸驅散。

大宋永興軍路經略安撫使張齊賢,在白馬上善寺方丈的陪伴下,手持三柱高香,緩緩而入。隨即,在梵唱聲中,對著佛陀三拜九叩。

青煙繚繞,將端坐在香案後的佛陀,映襯得慈悲而又莊嚴。

與大宋其他官員不同,張齊賢不通道教,卻禮佛甚誠。

每逢初一十五,隻要不是在汴梁參加朝會,他必然要親自到寺廟中給佛祖上香。

而在永興軍路京兆府長安城這裡,再虔誠的善男信女,也冇膽子跟經略安撫使爭頭香。

所以,每逢張齊賢入寺敬香的日子,白馬寺的僧侶們,都特地把辰時到巳時這段時間留出來,單獨接待張居士一個人。

並且,無論張居士來得早,還是來得遲,僧侶們的早課,肯定會在他左腳邁入大雄寶殿的那個瞬間開始。

如此,張居士焚香之時,就能伴著誦經聲,平添三分莊重。

張齊賢久居高位,豈能覺察不到和尚們是在努力拍自己的馬屁?

但是,覺察得到歸覺察得到,他卻不願意戳破,更不會裝腔作勢拒絕這份便利。

他隻管儘量卡著辰時抵達白馬寺,每次上香在寺院內逗留的時間都不超過一刻鐘。

如此,便不會讓其他香客等得太久,遠在西天的佛祖如果看到了,也不會怪他跋扈,反而會欣賞他這種與人方便的善行。

此外,他禮佛雖誠,捐給寺廟的香油錢,卻不會太多,隻是尋常人家的半月收入而已。

這樣做,既可以避免有下屬官員為了引起他的注意,重金向寺院佈施。

又可以令其他善男信女明白,禮佛關鍵在於心誠,而不在於給佛祖塑更高的金身,蓋更雄偉的寺院。

這就是“教化”二字的要義!

大宋一共有十四位經略安撫使,如果放到漢代,就是十四位州牧。

牧者,為天子教化百姓也!

一位優秀的州牧,決不能到任之後,就三把火亂燒,攪得治下雞犬不寧。

而是要潤物細無聲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