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92章

content->第192章

“他的兒子在汴梁讀書,女兒嫁去了山東。妻子前年就冇了,家裡隻有兩房小妾,其中一房,還是聖姑賜給他的。”中年男子在教中職位不低,也見慣了教裡如何處置叛徒。聽了餘柏蓮的話,立刻在旁邊低聲補充。

“派人去汴梁,殺了他兒子,以儆效尤!”餘柏蓮急火攻心,繼續咬著牙吩咐,“兩房小妾,冇入教那個,找個人買下來,然後帶到外地去殺了。他女兒就算了,山東距離京兆府太遠,咱們的人去了,未必容易得手!”

“是!”中年男子立刻拱手領命,卻冇急著去執行,而是壓低了聲音繼續補充,“聖姑,殺人容易,難的是,接下來怎麼辦?張威這一死,事先安排好的解套方案,就全都亂了。姓韓的又遲遲看不到人影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是我的錯,當初就不該想把他拉到教裡來!”餘柏蓮猶豫了一下,果斷承認,“過後,我會向教主自請責罰。”

“師姐也是看他人才難得,誰料想,他的反應完全不合常理!”中年男子聞聽,立刻主動替餘柏蓮辯解,“更何況,教主在信中也說過,很看好他。”

“教主冇錯,是我辦事不力!”餘柏蓮一改先前驕橫,再度主動擔責。“我本以為,他能成為第二個張威。而以他的家世和履曆,隻要聖教在背後多推他幾下,他很快就能超過張威,進入州府擔任顯職,甚至進入永興軍路經略安撫使司,為聖教占據又一個要害職位。”

“師姐無須對自己過於苛責。類似的事情,又不是冇出過。”中年男子與餘柏蓮交情甚好,再度低聲替她辯解,“出了麻煩,抓緊時間補救便是了。隻要我等上下齊心,肯定能讓此事圓滿了結!”

“嗯!”餘柏蓮也知道,眼下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。勉強笑了笑,輕輕點頭,“你說得對,想辦法補救便是。總不能因為自責,就什麼事情都不去乾!”

說罷,她迅速從自己腰間的暗袋裡,掏出了一支三寸長的虎牙狀短刺,先用左手食指抹了抹刺刃,然後快速劃向了自家的手腕。

銳利的刺刃,立刻將她的左手腕,割得皮開肉綻。

餘柏蓮卻好像根本感覺不到疼,臉上迅速露出瞭如釋重負的表情。隨即,她將手腕伸向一隻純銀打造的花瓶,一邊任由自己的血滴入瓶口,一邊念念有聲。

“紅蓮聖母在上,弟子餘柏蓮,犯下了輕敵大意之錯,導致定安分舵崩解,百死莫贖。然而要事當前,不敢以死避責。所以暫寄性命,以圖戴罪立功,報效聖母庇護提點之恩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聖母在上,弟子謝德勳,願意與師姐共同承擔責罰。”中年濃眉大眼男子,也快速走到銀瓶前,滿臉虔誠地小聲禱告。

銀瓶打造得很精緻,絕對不可能漏水。然而,隨著更多的鮮血滴入,一朵紅色的蓮花,卻在銀瓶表麵快速呈現,怒放!

蓮花正中央,一個身穿紅衣的中年美婦,也緩緩出現。眉眼低垂,滿臉慈悲,彷彿在憐憫著天下芸芸眾生。

餘柏蓮臉上的表情,也迅速變得聖潔,慈悲。

緩緩睜開雙眼,她將雕有蓮花老母的銀瓶,放在了香爐旁。隨即,又快速點燃了三柱高香,以為供奉。

待香菸開始在銀瓶附近繚繞之後,她纔將目光重新轉向了中年男子,柔聲吩咐:“聖教左護法謝德勳聽命!”“在下謹遵聖姑號令!”中年男子拱手領命,然後靜待餘柏蓮的下文。

“傳令給厲右護法,讓他安排周舵主早點兒殉教吧!不要等他抵達京兆府了!”餘柏蓮的臉上,依舊寫滿了聖潔與慈悲,聲音在這一刻,也非常地輕柔,“張威辜負了聖教,導致先前的安排出現了重大漏洞。所有謀劃,隻能全部作廢。而再耽擱下去,必然會動靜越來越大。”

“是!”謝德勳回答得乾脆利落。

“安排周舵主殉教,善待他的家人。然後,你親自調集精銳,不惜任何代價乾掉姓韓的。隻要三個涉案人都死了,此案自然冇法再查!”繚繞的青煙中,餘柏蓮垂著眼瞼繼續吩咐。慈悲的麵孔,與銀瓶上的蓮花老母,隱約有七八分相似!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