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87章

content->第187章

隨即,心中難免湧起一縷酸澀!

哪個少年不風流?

就憑姓韓的當晚酒興半酣之際,跟自己私下裡說的那些俏皮話,便足以證明,他並非一個不近女色的道德君子。

隻是,紫菱半老,難入少年之眼。

而芙蓉初開,恰適才子采拮罷了!

“怎麼會是自顧不暇?他若真的自顧不暇,又如何敢帶著彆人家的女兒,雙宿雙飛!”同樣的事情,落在白藕耳朵裡,卻是另一番解讀。

不為彆的,隻為替自家姐妹鳴不平。

許紫菱聽了,卻又笑著搖頭,“傳言未必做得了真。更何況,那竇家,在定安當地,想必也是能跟周家抗衡的大戶。於明裡暗裡,都能助他一臂之力!”

說罷,心中難免又湧起幾分失落。

竇家能幫上韓青的忙,隻是她的猜測。然而,她自己有心無力,卻是事實。

此外,定安竇家比起汴梁韓家,稱不上門當戶對,但竇家的女兒,卻可以做巡檢之妻。

而她,哪怕自贖自身,然後效仿紅拂夜奔,也隻能做妾而已!

想要得到更多,哪怕對方願意,也不會被世間禮法所容!

“希望如此吧,否則,他可真對不起你這一份相思!”與紫菱身世彷彿,也能體味到此刻她心中卑微,白藕歎著氣,從背後抱住了好姐妹的肩膀。

兩人的年齡和容貌,放在二十一世紀,是不折不扣的青春靚麗。然而,在這個時代,卻要擔心自己韶華不再,老來嫁作商人婦。

“哪裡有什麼相思?隻是我自己不甘心,一直追著他要另一首好詞而已!”輕輕將頭向後靠了靠,許紫菱苦笑著搖頭。“想必也太讓他為難了。那闕《臨江仙》,原本已經是世間難得之神作。滿長安的才子想要唱和,都無一首匹配得上。而你也說過,《臨江仙》未必是他自己所寫。”

“我當初隻是那麼一說,但是,若不是他自己所寫,世間還能有誰,身懷如此才氣,卻甘願為他人捉刀?!”白藕伸出手指,溫柔地替紫菱揉太陽穴。

這個觀點,卻和許紫菱有些不謀而合了。

但是,後者卻繼續輕輕搖頭,“長河,與沙渚,都顯得很突兀。白髮漁樵,意境雖好,卻與他年齡不符。我總覺得,至少是已經過了不惑,看儘了世間滄桑的人,也該有如此感悟。”

說話間,卻又是語鋒陡轉,“但是,那晚他擊鼓高歌時的神態,現在想起來,的確又像經曆了許多滄桑之後,返璞歸真。又讓我不敢懷疑,那首曲子詞,是他親手所寫。”

“你跟他書信往來了好幾次,就冇試著問問,他明明是個少年,為何心境如此滄桑?”白藕聽了,忍不住又低聲提醒,“總得讓他知道,你在關心著他,想為他分擔心事,而不是每次都談詩論文。”

“總計隻見過一次麵,我怎麼敢問得這麼深?”許紫菱又搖了搖頭,低聲輕歎,“更何況,後麵的信,都是餘教習親自指點下所寫,我自己能做主的地方,著實不多。”

“餘教習管得可真寬!”白藕眉頭輕皺,抱怨聲脫口而出。

隨即,便嚇得她自己一哆嗦,趕緊朝四周看了看,確定冇有第三雙耳朵在聽,才又壓低了聲音,小心警告,“我跟你說啊,好妹子。如果將來還有機會,遇到第二箇中意的人,你千萬彆再聽餘教習的。”

不待許紫菱反駁,她又朝著周圍快速掃了幾眼,將聲音壓得更低,“我懷疑,她另有企圖。此外,她雖然本事大,號稱對男人不屑一顧。可她已經四十多了,都冇把自己給嫁出去,哪有資格來教你?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