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86章

content->第186章

月明星稀,烏雀南飛。

長安古城內,舊唐宮闕,殘磚斷瓦滿地,雜樹枯草叢生,安靜宛若鬼蜮。

曲江池上,卻是燭影搖紅,畫舫往來如織。

最大,最熱鬨的畫舫,永遠是蓮花班的人間天上,至少,近十年一直如此。

然而,畫舫上最受酒客追捧的節目,卻已經不再是一個月前曾經令人趨之若鶩的《臨江仙》。

青蓮大家憑著新作,《芙蓉出水》舞,重新拿回了蓮花班,乃至曲江池第一才女寶座。每晚舞罷,都能贏得紅綃無數。

冇有人對此事覺得驚訝,也冇有人覺得有什麼惋惜。

即便再度退居蓮花班第二,並且繼續向第三滑落的紫菱大家自己,也是如此。

花無百日紅,更何況,一首曲子詞。

那闕《臨江仙》再好,酒客聽的次數多了,也不會一直覺得驚豔。

又更何況,紫菱比白蓮,年齡大著好幾歲。姿色也遠不如後者嫵媚動人。

“那韓巡檢,真是個狠心的。你如此曲意逢迎,他居然連再為你寫一首曲子詞,都不肯答應!”當事者已經認了命,與紫菱交好的白藕,卻憤憤不平。

姐妹倆年齡差不多,又曾經一起紅透曲江,一起慢慢被後浪取代。昔日即便有過一些矛盾,也早就忘了個乾淨,剩下的,隻有同病相憐。

“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?他已經自顧不暇,哪裡還會記起我?”許紫菱信手拔下步搖,任由長髮瀑布般從頭頂滑落,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從容平淡。

然而,眉宇之間,一縷擔憂卻驅之不散。

曲江池,向來是整個永興軍路,訊息最流通的所在。有關“韓巡檢大鬨定安縣,掛印而去”的訊息,早就傳得沸沸揚揚。

作為這個時代的“一點五線明星”,許紫菱,也早就從酒客們嘴裡,將大致前因後果探聽了個清楚。

她心中震驚之餘,對那位韓巡檢,又多了幾分說不清,道不明的感覺。

有關“韓青勾結劉司倉盜賣官糧,事情敗露之後殺死對方滅口,並且放火燒倉”的傳言,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。

原因並非韓青給她的印象好,而是傳言實在不靠譜。

一位上任不到半年,還是來自汴梁的巡檢。能跟比他品級高,平素跟他還毫無瓜葛的司倉,迅速完成勾結,瞞過所有人將糧倉搬空,這話,恐怕隻能騙一騙傻子!

隻要心智稍微正常的人,都知道這是有人在故意朝那位韓巡檢身上潑汙。

有關“韓巡檢夜入定安縣,掠走周主簿,嚴刑逼供。並且將供狀謄抄了上百多份,份份按上週主簿的拇指印,然後用孔明燈將供狀灑遍邠、定、坊、耀四州”的傳言,許紫菱卻相信得毫無保留。

這才符合能寫出”滾滾長河東逝水”之人的氣魄,不出手則以,出手則雷霆萬鈞。並且,不為世間框架所左右,讓那些準備施加於他身上的所有鬼蜮伎倆,都瞬間失效。

至於“韓巡檢被李存孝附體,擊殺為禍鄉間多年的慣匪白連城,並且順手拐走了竇裡正的掌上明珠”的傳言,許紫菱聽了,則含笑搖頭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