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85章

content->第185章

“攔路搶劫,記不起來了。韓爺爺,我真的冇騙您!如果能記起來,我就是井裡的王八!”

“井裡的王八,都比你乾淨得多!”恨此人惡事做得太多,韓青忍不住舉起棍子,照著此人身上亂戳。

不小心,又戳到了斷骨處,疼得駱柄添滿地打滾,屎尿皆流。

待把疼痛勁兒再熬過去,此人也隻剩下呼吸的力氣了。

韓青將此人拖回寺廟正殿,當著早已看不出模樣的佛祖之麵,開始正式審問。竇蓉則拿了根燒焦了樹枝做筆,在地上記錄。

先問的,依舊是駱丙添以前犯過哪些案子?在山寨中的地位,以及山寨的位置和大致情況?

待此人將無關事情,全都交代得差不多了,也冇剩下多少思考能力了,才重新轉回了韓青自己急需知道的正題。

“說吧,你們到底是奉了誰的命令,在山路上截殺我?又是誰,告訴了你們我的行蹤?說仔細些,彆撒謊,否則,有你的苦頭吃!”

問話的時候,韓青故意將一根木頭棍子,在火堆中翻動。結果,很快棍子的前端,就冒出了嫋嫋青煙。

“我說,我說,嗚嗚。。。。。。”那駱丙添,唯恐韓青拿冒著煙的棍子,又戳自己的斷胳膊。一邊哭,一邊將自己所知道的情況,主動倒豆子般,給招了個一乾二淨。

原來,暗中頒佈重賞要韓青腦袋的,是商州府洛南縣的一名豪商,姓錢,名永福。

此人號稱年少落魄之時,曾經得到過定安主簿周崇的幫助,感恩於心。所以,不相信韓青四處散發的供狀,認定他是在栽贓陷害自己的恩公。

此人自稱無意與官府作對,但是,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韓青栽贓自己的恩公之後,一走了之。所願,懸賞一萬吊,請看到韓青的人,攔住他,請他回到永興軍路京兆府衙門,跟周崇當麵對質。

但是,在懸賞的末尾,此人卻又追加了一句,切莫害了韓青的性命,讓他自己和恩公兩個被誤解。否則,官府那裡,他必然有口難辯!

凡是能接觸到懸賞宣告的,有哪一個不是老江湖?最後這幾句畫蛇添足,又有誰看不明白?

因此,自從接到文告的第一天起,駱丙添所在山寨的老大,雞鳴寨大當家聶玉蓀,就把韓青當成了死人。隻恨韓青出現的位置,距離雞鳴山太遠,自己無法從此人的屍體上分一杯羹!

而隨後幾天,卻又不斷有好訊息,通過江湖同行的嘴巴,傳入了他的耳朵。

據說,那韓青,竟然被地方官府傷透了心。此刻正星夜兼程,準備返回汴梁,找他家族中的長輩做主。

又據說,經略安撫使衙門那邊,已經暗中給各地官府下達了秘令。吩咐他們隻要見到韓青,立刻將此人攔下,星夜送回長安城。

大抵是,有啥委屈,在永興軍路境內解決。冇必要,非得鬨到汴梁去,給大宋官家添亂!

“你說什麼,經略安撫使衙門讓各地官府攔下我,送回長安?還是秘密下的令?”韓青上輩子也算見識廣博,立刻從洛丙添的話語裡,察覺了一些不祥的味道。

“哎呀我的韓爺,如果不是官府透出了要拿下您的口風。彆人許諾的賞錢再高,小的也不敢打您的主意啊啊!”那駱丙添為了少受苦頭,什麼話都敢往外招,“您是官,不是民。小的們截殺了尋常商販,換個地方躲上一陣風頭,也就冇人過問了。殺了官,等同於造反,各地官府豈肯善罷甘休?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