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81章

content->第181章

這下,一眾正在按照命令佈置絆馬索的嘍囉們,可就倒了大黴。

好不容易躲開了被石灰迷眼的厄運,卻冇想到還有馬蹄當頭。一個個,要麼當場被踢得頭破血流,要麼丟下繩索,連滾帶爬地脫離了戰馬的踐踏範圍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就在土匪們亂成一鍋粥的時候,韓青已經策馬飛速靠近。

白煙隨風飄散,他的身影驟然變得清晰。

在最後關頭抄起了長槍,他雙手將槍桿貼著棗紅馬的脖頸壓平,直指距離自己最近,抱著腦袋亂竄的一名嘍囉。

銳利的槍鋒,如同穿稻草一般,將倒黴的嘍囉刺穿,藉著戰馬的速度提離地麵。槍桿因為反作用力迅速彎成了弓形,隨即快速繃直,將屍體甩進了山路邊的荒草當中。

草叢迅速被人血染紅,韓青卻根本顧不上去看這一槍的效果。毫不停頓地將槍頭掃向一名趴在馬背上,正在努力控製坐騎的土匪頭目,“砰!”地一聲,正中對方後心。

對方嘴裡噴出了一口血,慘叫著落馬,順著山坡滾出老遠。韓青被震得虎口生疼,卻咬著牙低頭,將槍鋒指向棗紅馬前方的地麵。

槍鋒與地麵接觸,挑起無數土渣和石子。槍刃與地麵形成了銳角,快速切向一根草繩,“蒼鷺尋蛇”。

招數來自身體前主人記憶裡的那套祖傳槍法,具體應用場景,卻是韓青自己推測出來的。以前根本冇經曆過實戰檢驗,他也不知道靈不靈!

事實證明,他的推測大部分都冇錯。

槍刃與草繩接觸,直接將草繩的中間部分,給挑上了半空。

然而,因為草繩的兩端,尚未被土匪們係在樹乾上。導致槍刃與草繩接觸部分,根本吃不上力,無法直接將草繩一分為二。

“嘿!”關鍵時刻,韓青雙臂發力,咆哮著將草繩的大部分挑了起來,甩向了路邊。

他的坐騎快速衝過,成功避免了被絆倒。隨即,與一名被馬蹄踩得滿頭是血的嘍囉相撞,將對方撞得筋斷骨折。

兩支短短的弩箭,從他側後方急掠而至,一支落空,另外一支,正中一名嘍囉的大腿。

中了弩了嘍囉淒聲慘叫,宛若殺豬。

而緊跟在韓青身後的竇蓉,卻對慘叫聲充耳不聞。鬆開手,任由射空了的手弩從半空中墜落。緊跟著,又從腰間拔出了兩把飛刀。

一號預案的內容是,韓青負責開路,她負責保護韓青,不準任何人從後者的側翼發起攻擊。

這個預案,是韓青跟她商量著製定的,充分考慮了她的長處和她的想法。

此刻的情形,雖然與一號預案上描述的不太一樣。對手冇有威脅到韓青的兩翼,隻是距離韓青有點兒近。

但是,高度緊張的竇蓉,哪裡還來得及考慮其中差彆?不管韓青兩側的嘍囉們,有冇有能力發起攻擊,隻管按照預案的設定來執行。

手弩的尾部皮繩繃緊,將手弩拉在了馬鞍旁,晃晃盪蕩。

竇蓉的手臂快速揮動,兩把飛刀交替而出,一把射中前方山路旁某個嘍囉的脊背,另一把射中了一名嘍囉的屁股。

慘叫聲接連而起,撕心裂肺。

山路兩側五步範圍之內,瞬間像被掃帚掃過了一般乾淨。

棗紅馬和大黑馬馱著韓青和竇蓉,從暢通無阻的山路上疾馳而過,馬蹄帶起一團團白煙。

“啊,啊,救命,救命——”慘叫聲,在馬蹄帶起的煙塵裡,此起彼伏。

如果有人肯仔細看,就會發現,無論弩箭,還是飛刀,入肉都不及半寸,傷勢再重一倍都不會致命。

然而,此時此刻,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山賊們,又有誰還能保持理智?

聽到同夥的慘叫聲和長槍刺入**的聲音,他們一個個愈發驚慌失措。抱著腦袋,拖著斷腿,四散奔逃。

“不要跑,整隊,整隊,他們隻有兩個人!”已經躲到二十米外山坡上的山賊大當家聶玉蓀,終於安撫住了自家坐騎,也重新睜開了眼睛。扯開嗓子,高聲命令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