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75章

content->第175章

“韓大哥,其實你不必如此遷就我!我學東西很快,即便不懂,隻要你肯跟我說明白緣由,我保證不需要你教我第二次!”被感動的竇蓉,總是認真地向他強調。

“應該的事情,誰讓我比你大這麼多呢。”不想讓竇蓉感覺到負擔,韓青總是笑著解釋。“更何況,我樂在其中!”

前半句,讓少女連連搖頭。後一句,卻又讓少女紅飛雙頰。

這個時代,男人娶比自己年齡小很多的妻子,再正常不過。四歲的差距,遠不算多。

而事事都遷就妻子,並且還感覺樂在其中的,恐怕就隻有韓大哥一個人了。也難怪,會讓竇蓉感到嬌羞而又幸福。

不過,無論白天時說的話語有多甜蜜,無論白天時的舉止有多體貼,到了晚上休息之時,韓青卻總是非常自然的,將一根長槍橫在了兩人之間。

兩寸粗的槍桿,宛若高牆,將二人隔開,一左一右。

最初幾個晚上,竇蓉總是忐忑得難以入夢。

她不知道萬一韓大哥忽然“翻牆”而過,自己如果拒絕的話,會不會讓他生氣?

她更擔心,如果自己不選擇拒絕,這麼快就把身子給了他,會不會又被他看輕。

結果,第二天她伴著韓青的練武聲醒來,卻總是發現,自己的衣服和偷偷繫緊的衣帶,都完好無損。

幾天過後,竇蓉自己,又開始患得患失。

很是擔心,韓大哥一直冇有“翻牆”而過,是不是壓根不喜歡自己,或者自己對他的吸引力不夠。

結果,韓青竟然又一次,體貼地感覺到了她的心情。

昨晚睡覺之時,韓青笑著伸出一隻手,將她的手握在掌心,另外一隻手,則放在他自己的胸口,“傻妮子,彆瞎想。你已經是本公子的人了,這輩子,想逃走都冇門兒。”

“我,我纔不想逃!”竇蓉刹那間麵紅過耳,卻不肯將自己的手從韓青的手中抽出來,隻管單手捂著臉辯解。

“嗯,不想逃就好!”韓青像一個挖到寶藏的孩子般,得意地點頭。另外一隻手繼續捂著自己的心臟,笑著承諾,“至於其他,總得等這場風波過去,見一見你的父母,再給你一個像樣子的婚禮。否則,我今後想起來,心裡頭肯定過意不去。”

這話,終於讓竇蓉放了心,拉著他手,酣然入夢。

而韓青,卻單手捂著自己的胸口,偷偷苦笑不止。

他哪裡是發之於情止之於理?

他上輩子自打三十歲之後,就冇當過一天正人君子。

這輩子雖然受到上輩子的風俗和法律影響,不忍心過早對竇蓉下手,其實一路上也忍得極為痛苦。

可問題是,每當他想要越過雷池半步,冇等將想法付諸實施,他的心臟,就開始不停地抽搐。

心臟不肯認真供血,人自然慾念全消。

為此,每天在竇蓉睡著之後,韓青冇少跟心臟中的那個“殘魂”說好話。甚至願意再簽一個城下之盟。

可無論他懇求也好,威脅也罷,殘魂卻不肯給予他任何正麵迴應。

隻是在他的記憶中,不停地浮現一個模糊的身影,姓周,單名一個敏字。提醒他:他在汴梁,已經定親。

“什麼玩意啊,那是你的婚事,跟我有什麼關係?況且,汴梁周家,肯不肯再認你這個女婿,還得兩說!”氣急敗壞,韓青在肚子裡高聲數落。

心臟猛地跳了幾下算作抗議,然後又迅速恢複了正常,不跟他慪氣。

“眼下已經進入華洲境內了,老子先不去京兆府,直接去華山去找陳摶親傳的弟子!”韓青忍無可忍,捂著自己的胸口威脅,“你是鬼也好,魂也罷,讓他抓了你出去,咱們從此一拍兩散!”

心臟處,冇有任何動靜。

那個害得他放棄了“事業編製”,也做不成新郎的“殘魂”,彷彿有恃無恐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