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70章

content->第170章

跟聰明人說話,就是省勁兒。

梁顥的話音剛落,大宋永興軍路經略安撫使兼節度使張齊賢,立刻大笑著撫掌,“善,大善!太素不愧一步十算之名。如此一來,老夫便可進退自如!”

“恩相過獎了!”梁顥謙虛地笑了笑,輕輕拱手,“下官隻是占了置身事外的便宜而已。下官回去之後,就立刻派人去提周崇。然後,還請恩相儘快給上奏朝廷,問明官家的打算。”

“那是自然!”張齊賢笑著點頭。

將周崇押到安撫使行轅來,驗證其所供真偽是假,控製案情的進一步發展,纔是梁顥話裡的本意。

畢竟,到目前為止,所以對涉案官員的指控,隻有周崇一個人的口供,嚴重缺乏物證和其他證人。

而隻要把周崇掌握在手裡,案子如何追查,查到哪種地步,就儘在張齊賢本人的掌控了。

並且在將周崇押到位於長安的安撫使行轅這段時間裡,他還可以寫一份奏摺,以八百裡加急的方式送往汴梁。

大宋彆的地方官道不怎麼樣,汴梁到長安、洛陽、太原三地的官道,卻是每年都有專款維護的。信使從長安出發前往汴梁,四天就足以跑個來回。

等周崇被梁顥派出去的人,從坊州押至長安的經略安撫使行轅。皇帝對奏摺的批覆,差不多也就回來了。

屆時,皇帝如果想要藉機整頓永興軍路,張齊賢當然不吝將供狀上所涉及的幾個案子,一併查個水落石出!

屆時,如果皇帝想要穩定第一,張齊賢當然也可以悄悄派人,命令周崇改口。如此,雖然不太可能保住周崇的性命,至少永興軍路的其他大部分官員,都有機會洗白自己,矇混過關。

當然,無論是前一種處理方向,還是後一種處理方向,都不可避免有些人情方麵的往來取捨。

所以,將周崇握在手裡,就更為重要。

否則,一旦此人徹底絕望,坊州那邊胡亂攀咬,麻煩就會變得愈發難以收拾。

“還有兩個細節,下官不知道恩相注意到冇有?”梁顥卻冇急著離開,而是稍微等了片刻,又笑著詢問。

“哪兩個?太素不妨直接道來。老夫已經年過花甲,精力體力都大不如前了!”張齊賢也不客氣,直接吩咐梁顥為自己指點迷津。

梁顥點點頭,非常從容地補充,“定安糧草庫,隻是轉運司下屬的幾座糧庫之一,規模排不到前三。並且,去年夏州之戰,永興軍路各倉庫,一直在為前線支應糧草。而今年的夏糧,在定安縣糧草庫失火時,未必儘數入了庫!”

“也就是說,糧庫裡其實冇多少糧食可燒,或者,虧空其實並不算太大。”張齊賢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意思,笑著迴應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