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69章

content->第169章

稍稍頓了頓,他就繼續補充。“畢竟,永興軍路這邊的官製,還冇經過仔細梳理。都轉運使一職,把提刑,提舉都給兼了。甚至連都巡檢司,名義上也受都轉運司管轄。”(注:提刑司,主管案件和官員職務犯罪。提舉司,主管倉儲,賑濟。宋代前期這兩部門時設時撤,直到神宗時期才固定下來。)

話不多,卻又恰恰正中要害。

大宋的官製,繼承與五代,複雜程度,可謂秦漢以降之最。

就拿永興軍路來說,張齊賢是經略安撫使兼節度使,名義上軍政一把抓。事實上,他最大的權力,是協調各方。

如果各部門不肯配合,他除了上摺子彈劾之外,其實拿不出太多辦法來,讓對方聽從自己的命令。

而太宗皇帝趙光義晚年,又昏招疊出。把好好的提刑司給消減了,相關權力歸了轉運司之下。把地方上的賑濟,稅收,倉儲、官員監察諸事,也都統一安排給了都轉運使。

如此一來,地方官製變得相對簡單了,經略安撫使兼節度使,卻愈發成了空架子。

相反,路一級都轉運使的權力又變得過重,除了軍隊之外,幾乎全都在其管轄之下。

如果都轉運使宋守正不主動避嫌,張齊賢想要派人調查白綾上的案情,就必須先由他這個都轉運使點頭,然後由都轉運使司衙門,安排相應的人手。

都轉運使安排官員,調查都轉運司內部的貪墨,等於自己查自己。非但查不出什麼東西來,宋守正本人,反而更難洗脫嫌疑。

宋守正選擇主動辭職待參,按照慣例,在新的都轉運使到任之前,經略安撫使兼節度使張齊賢,就理所當然地要將都轉運使司管起來。

無論張齊賢想做什麼,都不用擔心任何掣肘。

而隻要張齊賢跟宋守正冇仇,忠厚了一輩子的他,也犯不著壞了自己的晚節,對宋守正落井下石!

“嘶——”以張齊賢的老辣,得到了梁顥的提醒之後,豈能猜不到,宋守正是將案子及對他本人的處置權,完整地交到了自己手上?當即,就忍不住倒吸冷氣。

既然宋守正做得如此乾脆,又不可能與案子有關,於情於理,他都有責任儘快還對方一個清白,儘快將對方從館驛請出來,重新執掌都轉運司大權。

隻是,如此一來,燙手的山芋,也徹底交給了他張齊賢一個人。

怎麼處理白綾上所招供的案情,以及怎麼處置相關人等,全都由他一言而決。

做得好,功勞全部歸他。

一不小心搞砸了,或者違背的官家的聖意,責任也全得由他獨自來擔。

“坊州那邊,前天便有公文呈交到了轉運司衙門。”明白張齊賢為何倒吸冷氣,不待他征求意見,梁顥就主動出謀劃策,“金牛寨巡檢韓青抓到周崇,問出口供之後,將周崇送入了坊州縣衙。那邊急著詢問,到底是放人,還是將周崇押解往轉運司這邊?”

“太素的意思是?”張齊賢知道自己反應速度不能跟梁顥比,想了想,乾脆先聽對方的看法。

“下官以為,此案的關鍵,就在周崇身上。”梁顥輕輕朝著白綾指了指,宛若智珠在握。“韓巡檢還是太年輕了。以周崇的老辣,這份供狀上,未必全是實話!也許有些,是為了避免捱打,故意說得重。有些,則是在避重就輕。總之,早將他拿在手裡,才最為穩妥!越晚,越不知道案情會演變成什麼樣子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