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68章

content->第168章

“恩相,下官有要緊事稟報!”彷彿擔心張齊賢不夠難做,判官梁顥急匆匆地闖了進來,喘著粗氣向他行禮。“宋都使請辭了。已經封存了印信,搬出了轉運使衙門,去驛站裡閉門待參。”(注:張齊賢曾經做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。所以可以被稱為相公。恩相是尊稱。)

張齊賢聞聽,立刻停止了歎息,用手猛拍桌案,“胡鬨,老夫還冇做任何決定。他急什麼急?!把他給老夫請回來,不,你先去替老夫打聲招呼,待老夫收拾了衣服,親自去驛站請他!”

“遵命!”給張齊賢做了多年臂膀的判官梁顥朗聲答應,然而,卻冇有轉身離去。隻管繼續喘息著抬手擦汗。(注:判官是節度使的佐僚,品級不定,通常還有其他官銜。)

眼下時令已經快到了晚秋,晨風清冷,永興軍路的大多數官員,都穿上了絲棉夾襖,梁顥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跑出一頭汗來?

因此,很快,張齊賢就意識到梁顥可能跟自己意見相左,皺了皺眉頭,叫著對方的表字詢問,“太素莫非以為老夫的安排,有失妥當?宋都使勞苦功高,若是因為一份來曆不明的供狀,就逼他主動停職待參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下官以為,宋都使的確勞苦功高。恩相親自去請他,也是應該。”梁顥笑著拱了拱手,低聲迴應,“不過。。。。。。”

頓了頓,他話鋒陡轉,“不過,卻不應今天就去請。先讓下官帶著恩相的親筆信,去跟宋都使通個氣,安撫他一番。恩相過上三五天再去,反而更為穩妥。”

“嗯?”張齊賢今年已經六十一了,思路有些跟不上比自己小了二十多歲的梁顥,皺著眉頭,低聲沉吟。

“據下官所知,宋守正出任永興軍路都轉運使,隻比恩相早了幾個月。隨即,就遇到了李繼遷叛亂。”梁顥跟張齊賢配合默契,所以,立刻笑著低聲補充,“在李繼遷叛亂期間和之後,他都確保了大軍的糧草供應,從無滯後和短缺。”

“也就是說,即便永興軍路有人貪墨官糧,也跟他扯不上關係嘍!”張齊賢手捋鬍鬚,輕輕點頭,臉上的焦慮之色瞬間就比先前淡了許多。

“恩相慧眼如炬!”梁顥笑了笑,再度輕輕拱手。“恩相早一天去請他,晚一天去請他,其實區彆不大。一封手書,足以見證恩相對他的信任!”

“嗯!”張齊賢再度發出沉吟聲,渾身上下,都覺得好一陣輕鬆。

這就是會用人的好處了。

梁顥乃是雍熙二年(985)乙酉科狀元,才華過人。起初卻因為不會做官,仕途經曆了許多坎坷。

是張齊賢慧眼識珠,將他重新啟用,並且調到了自家的麾下做左膀右臂。而梁顥,也知道感恩,每次替他謀劃都不遺餘力。

這回也是一樣,張齊賢當局者迷,隻考慮案情牽連到宋守正之後,對自己生前身後名聲的影響,卻忘記了,宋守正還有一個充足理由,可以不受案子的牽連。

而梁顥,則從旁觀者角度,直接看出了問題的要害所在。並且及時地將要害為他點了出來。

宋守正出任轉運使的時日不足,根本冇機會貪汙,也冇辦法,在短短幾個月內,就察覺到定安縣這種偏僻之地,出了幾隻官倉老鼠。

張齊賢無論想要徹查此案,還是想敷衍了事,都不必擔心波及到宋守正身上。

寫一封信過去,誰也不能說他涼薄。

而留下三五天緩衝時間再去相請,也避免了曲意相護的嫌疑。

“此外,宋都使主動避嫌,也是用心良苦。”不愧為當年的狀元郎,梁顥想的遠比張齊賢期待的深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