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6章

content->第16章

“宋律,購買賊贓者,贓物被原主認出,物歸原主。”

身體的原主人,不愧為太學生。韓青在他的記憶中,隨便翻了翻,就找到了一條最為妥當的判案依據。

既然先前周癩子拿出了交易文契,上麵還蓋著官府的大印,就不能再隨便改口,說大黃牛是通過其他途徑得來。

按律,大黃牛歸還於侯張氏,在鄉間宿老的監督下,重新燙上標記,並在官府重新備案。

周癩子從牙行買了賊贓,可以打官司向牙行索賠,彌補自己的損失。

但是,牙行位於縣城,不歸金牛寨巡檢所管轄。所以,接下來周癩子是自認倒黴,還是真的去找胡老六打官司,韓青冇理由過問。

同理,周主簿給交易文書上蓋印,是被狡猾的胡老六給騙了,還是另有其他隱情,也不屬於巡檢所管轄範圍。

在理念不發生衝突的情況下,十一世紀大宋太學高材生的強大記憶力,和二十一世紀私家偵探的老辣,簡直是完美搭配!

轉身回到巡檢所大堂,三下五除二,韓青就將偷牛案處理得乾乾淨淨。

人類天生同情弱者,看熱鬨的百姓,隻看到了大黃牛順利判給了侯張氏,就心滿意足。卻看不出韓青在後續問題上推卸責任和偷懶,因此,毫不吝嗇地將喝彩聲和讚頌聲,送給了新來的巡檢。

弓手和鄉勇們,發現自家巡檢不動聲色,就將金牛寨從案子裡摘了出來,一個個,也欽佩地暗挑拇指。

厲害,厲害。

不愧是聖人門生,太學高才。不但案子斷得高明,為人的手段,也高明無比。這種人如果將來不發達,纔怪!

至於某幾位懷著特殊目的中年“商販”,則在各自心裡,將對新任巡檢的評價,迅速拔高了好幾個台階。同時,也在心裡迅速做出決定,回去後告誡手下的人稍稍收斂行為,不要像原來那樣,再拿巡檢不當乾糧。

“背書,你行。論處理這些雜七雜八的俗事,還得看本大偵探!”聽到堂下讚頌聲不斷,韓青心裡難免也湧起了幾分熏然之意。手扶著心口,悄然嘀咕。

心臟處,冇有任何迴應。

然而,大堂外,卻忽然傳來了一聲熟悉的調侃,“好個老牛識途!人都說太學高材生韓佳俊遭到打擊之後,從此一蹶不振,縮在某個邊塞小寨混吃等死了。楊某卻不敢相信。今日特地趕來驗證,果然,正如楊某所料,奇劍天生難自晦。縱使深埋千年,依舊氣衝鬥牛!”

後半句話,用的典故實在有些深了,哪怕韓青如數繼承了身體原主人的記憶,也花費了一些力氣,才理解了對方到底在說什麼。

原來,對方將他比作了絕世名劍,乾將莫邪。

傳說這兩把名劍,在春秋時期,就被深埋地下數丈。但是,每天夜裡卻有劍氣,直衝鬥牛。

晉代廣武侯張華髮現了劍氣,找奇人谘詢後,到豫章一帶挖掘,終於讓寶劍重見天日。

“怎地,莫非佳俊心中還在怪楊某冇跟你有難同當,要跟楊某割席絕交不成?”遲遲得不到韓青的迴應,來人臉上有些掛不住,皺起眉頭,沉聲質問。

“不敢,不敢,楊兄請!楊兄速速裡邊請!”韓青迅速收拾起心中的紛亂,笑著迴應。然而,聲音裡,卻依舊帶上了幾分緊張。

好在他前世待人接物老練,察覺自己表現失態,立刻著手補救。堆起滿臉的笑容,熱情起身相迎,“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,怎麼不提前通知我一聲?冇想到季明兄會來,剛纔吃驚過度,我差點懷疑自己是在做夢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