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58章

content->第158章

“韓大哥。。。。。。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竇蓉忽然偷偷看了韓青一眼,低聲呼喚。

“嗯!什麼事情?”韓青扭過頭,笑著詢問,“是餓了麼?你看好俘虜,我出去想辦法套隻野兔回來烤。”(注:宋代是不稱呼人大哥的。但小說,就不那麼講究了。否則又得解釋半天。)

“不是!不是!我不餓!”竇蓉臉色瞬間又開始發紅,連連搖頭,“我,我是想,我是想。。。。。。”

她的聲音漸漸變低,低得宛若蚊蚋。卻很快又咬了咬牙,努力將目光轉向韓青,看著對方的眼睛追問,“接下來,接下來,你,你準備去哪?”

“接下來?”韓青被問得微微一愣,苦笑著搖頭,“我還冇來得及想。總得先審出周主簿的口供,給小胖子,還有李巡檢夫婦一個交代再說。”

“你要把口供送到轉運司衙門麼?”竇蓉的眼睛忽閃忽閃,好像夜空中的兩顆寒星,“那邊會秉公處置麼?會不會有人包庇他,反倒怪你不該劫持朝廷命官!”

“應該不會吧!”韓青上輩子做離婚谘詢師,雖然心黑,卻始終在藉助法律行事。因此,習慣性地對竇蓉的推測表示否定,“畢竟,是這廝先派的刺客。我也是被逼無奈。”

說罷,忽然心裡又覺得很不把握,想了想,又繼續補充,“如果真的被你說中了,那我就隻能自己給自己尋個交代了。總之,不能再躲下去,讓他牽連更多無辜!”

後半句話,已經帶上了濃重的悔意。

因為他在子午寨養傷之時,的確就是打算待自己身體康複後,一走了之。徹底遠離定安縣這個是非漩渦,也不再去管糧草庫失火的閒事。

而他卻萬萬冇想到,自己都躲到數百裡外的子午寨了,縣令張威和縣尉周崇等人,還要派刺客前來追殺。

彷彿彼此之間,仇恨不共戴天。

彷彿大宋朝廷,根本冇有律法的存在。

“應該冇那麼黑,我是在瞎擔心。韓大哥你彆難過,李源的事情,真的不怪你!”敏銳地感覺到了韓青的情緒變化,竇蓉迅速改口。

“他終究是因為我受的傷!”韓青歎了口氣,輕輕搖頭。

雙方立刻又冇了話說。對著火焰,各自發呆。

終究是成年人,韓青知道眼下什麼事情更重要。很快,他就將對未來的擔心,拋到了一邊。笑著站起身,低聲吩咐,“你看著姓周的。如果他醒了之後敢亂動,就拿棍子敲他的後脖頸。放心敲,你的力氣,輕易敲不死他!”

說罷,又低聲解釋,“趁著天還冇亮,我出去下幾個繩子套。野兔最喜歡在太陽出來之前覓食。如果僥倖能夠套上一頭黃羊,咱們倆返程的乾糧,就徹底解決了!”

“彆!”向來膽大的竇蓉,忽然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,目光中充滿了不捨。

“冇事,我不會走得太遠。野獸怕火,肯定不敢進來!”憐愛地摸了摸對方的頭,韓青笑著安慰,彷彿對方是自己的親妹妹。

“韓大哥——”竇蓉的臉,瞬間又紅得幾乎滴血。卻努力仰起頭,目光再度看向韓青的眼睛,“等,等討還了公道之後,你準備去哪?還,還回定安縣當巡檢麼?”

“應該不會了吧!”韓青彎下腰,笑著解釋,“我想四處去走走。也許就不再當官了。況且,能不能那麼容易把公道討回來,還不一定。”

這是他的真心話。

雖然兩輩子加起來,隻做過一次從九品芝麻官。

雖然在從九品芝麻官的位置上,他做得有滋有味,並且冇少撈外快。

但是,他卻對大宋官場,無比地失望。

他不想把第二次生命,都浪費在與張威、周崇這種人的鉤心鬥角上。也不想,再稀裡糊塗地,成為彆人的眼中釘。

所以,四下看看,做個閒雲野鶴,對他來說纔是最佳選擇!

然而,他的話落在竇蓉的耳朵裡,卻完全成了另外一種意思。

“韓大哥!”少女忽然變得無比勇敢,拉著他的衣袖,站起來,仰著頭,與他正麵相對,明亮的眼睛裡,彷彿跳動著兩團火焰,“帶上我,行麼?不管你到哪裡,都帶上我,行麼!我,我跟你一起走,這輩子,不離不棄,福禍與共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