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42章

content->第142章

“就是衝著他家大姑爺,才需要縣尊您親自出馬,去跟竇裡正解釋一二。”周崇再度接過話頭,笑著補充,“大不了,再許諾竇家堡一些賦稅和徭役上的好處,和竇氏子弟兩個參加明年科考的名額。白連城已經死了,竇家的土地和族人,都搬不走。他竇尚,總不能為了一個早晚要嫁出去的賠錢貨,跟我等弄得勢同水火!”(注:宋代科舉製度不完善,縣一級選拔不需要公開考試,縣令就能做主。)

“嗯——”張威再度低聲沉吟,良久,無奈地點頭。

“都是那白連城,貪色誤事!”知道縣令張威心裡頭未必舒服,周崇低聲唾罵,“這種人,當初就不該讓他入教。好在蓮花老母顯靈,借韓青之手製裁了他。否則,將來非耽誤咱們的大事不可。”

“嗯,的確如此!”縣令張威想了想,點頭表示讚同。

“那就有勞縣尊了。最好趕在竇尚得知其女兒下落之前,縣尊先寫一封信給他。也免得他日後聽了自家女兒的哭訴,先入為主!”周崇卻唯恐張威做事拖遝,再度低聲叮囑。

“子瑜放心,本官立刻去寫信給他。”張威笑了笑,認真地答應。

既然縣令還有重要的事情去做,周崇和黃謙等人,也不便打擾了。因此,紛紛放下茶杯,起身告辭。

縣令張威,少不得要親自將眾人送到門外。待眾人的背影去遠了,又快步轉回了二堂,抬起腿,一腳將先前周崇麵前的茶幾,給踹出了半丈遠。

“嘩啦啦。。。。。。”茶杯,托盤等物,立刻滾了滿地。慌得管家張寶連忙親自跑進二堂內,趴在地上快速收拾。

“放下,這些事情,不需要你來乾!”縣令張威餘怒難消,沉著臉嗬斥。

“是,老仆這就找幾個下人進來,縣尊彆跟這種人生氣。他們都是些冇見識的,就知道看眼前這一畝三分地。”管家張寶,知道張威是在惱怒周崇藉機向他發號施令,趕緊站起身,小心翼翼地開解。“但他們幾個,仕途卻早就到了頭。等您日後,出任知府知州,看他們屆時,在您麵前又是怎樣的卑躬屈膝。”

“哼,今天這筆賬,老夫早晚會跟細算!”縣令張威咬著牙,低聲迴應,“自以為搭上了聖姑,就跟老夫狐假虎威。哼哼,聖姑又怎麼樣,到了晚上,還不是得被人壓在身下。。。。。。”

發泄的話說了一半兒,他又擔心隔牆有耳。想了想,迅速轉換話題,“咱們自己的人呢,有回來的冇有?”

“啟稟縣尊,王班頭已經回來了。剛纔周主簿在,老仆就冇敢讓他去見您!”管家後退半步,小心翼翼地解釋。

“你做得很妥當!”在心腹麵前,張威絲毫不掩飾自己跟周崇之間的矛盾,“周主簿是周主簿,老夫是老夫,不能全都指望在他身上。”

想了想,他又迅速追問,“王七可探聽到韓青到底是如何脫的困?那廝總不能,真的如周崇所說,單槍匹馬乾翻了二十幾人吧?!”

“王班頭說得比這還玄。縣尊你還是親自問他吧,老仆實在不敢隨便學舌!”管家張寶被問得好生為難,苦著臉迴應。

“你儘管說就是了。以一敵二十,已經夠玄了!老夫不信,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玄的事情!”張威聽得一愣,立刻低聲催促。

“那,那老仆可是真的學了!”張寶無奈,隻好拱起手,學著班頭王七的模樣,大聲彙報,“稟告縣尊,外邊傳說,李存孝前天半夜裡顯了靈,附在了韓青身上。所以,才把去追殺他的人,給挑了個落花流水。僥倖逃脫的那幾個,已經全都給嚇傻了,無論誰問,都是那幾句話。十三太保爺爺饒命,小的知道錯了,十三太保爺爺饒命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