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4章

content->第14章

山路崎嶇,這一來一回,就是一個半時辰。

鄉野集市收攤早,大堂門口,看熱鬨的人,也已經散去了過半。但是,還有一些無所事事,或者心癢難搔者,堅持留了下來,準備看新來的糊塗巡檢,究竟能如何判這幢糊塗官司。

“既然周大官人也來了,就讓他和侯張氏一起進來,與本巡檢一道,仔細覈驗交易文契!”韓青正等得昏昏欲睡,見到張帆回來交差,立刻打著哈欠下令。

“是!”弓手和鄉勇們,懶散地答應著,重新打開正門,將原告和被告,一併帶入大堂。

令他們感到非常詫異的是,簡單一個交易文契覈驗,原本三眼兩眼就能解決的麻煩,竟然被韓巡檢,給玩出了諸多花樣。

先一字一頓,將上麵的文章朗讀了三遍,確認原告被告,都聽得清清楚楚,毫無異議。然後,又指著上麵的花押,官印,讓雙方辨認。

最後,唯恐落下什麼話柄,他竟然讓看熱鬨的百姓,自行推舉三名年長望重者入內,幫忙驗看,交易文契,到底是真是假,到底跟外麵的大黃牛,對得對不上。

如此折騰,時間消耗的可就長了。

原告和被告,各自懷著心事,還不覺得厭煩。而那大黃牛在周癩子家,中午根本冇吃飽。下午又被趕著走了二十多裡路,早就餓得兩眼發花。

此刻被拴在大堂門口的樁子上,等到了紅日西斜,還不見半點草料和清水,忍不住扯開嗓子大聲抗議,“哞——”

“我的大黃啊——”侯張氏被這一聲牛叫,叫得肝腸寸斷。以手掩麵,嚎啕大哭。

“大嬸,你肯定認錯了。牛是俺花了四吊錢,在集市上新買的。有中人和官府發的交易文契為證呢!”周癩子勝券在握,撇著嘴,抖著腳,高聲反駁。

被看熱鬨百姓們臨時推舉出來的三位老者,雖然對周癩子的舉動不滿,卻從交易文書和牛身上的印記方麵,找不出任何毛病來,隻能無奈地搖頭。

正準備勸侯張氏認命了事。卻不料,坐在書案後的韓青,忽然抓起鎮尺,奮力下拍,“啪!”

周癩子,侯張氏,三位老者,連同在場的弓手和鄉勇們,被嚇得齊齊打了個哆嗦。趕緊停住哭泣、冷笑和歎息,將目光轉向韓巡檢,聽他做最後的裁決。

“區區畜生,竟敢咆哮公堂,來人,將它給本巡檢牽進來!重打二十,以儆效尤!”對侯張氏,周癩子和其他眾人的反應,視而不見,韓青如同發了癔症般,指著門外的大黃牛高聲吩咐。

“這,這。。。。。。”張帆、楊威、劉鴻、王武和牛巨,麵麵相覷,誰也不知道韓巡檢的葫蘆裡,究竟賣的什麼藥。

而那侯張氏,聽聞韓青要拿大黃牛泄憤,心疼跪在地上,連連磕頭,“巡檢息怒,巡檢息怒,牛是餓得急了,纔會亂叫。它隻是一頭牲口,什麼都不懂,不會故意衝撞您。真的不是故意要衝撞您!”

“你說它是一頭牲口,什麼都不懂。本巡檢卻覺得,它未必如此!”韓青忽然冷了臉,非常不講理地反駁。“來人,先取些馬料和清水來,餵飽了它,然後牽進大堂來。本巡檢倒是要看看,他到底是因為餓了才叫,還是故意在跟本巡檢搗亂!”

“巡檢,牛的確是餓了。牛吃草,不抗餓。如果不放養在野外的話,一天得喂五六次!”實在不忍心看著自家巡檢再丟人現眼,張帆低下頭,小心翼翼地提醒。

“要你去,你就去,哪那麼多廢話!”韓青卻死活聽不進去,扭過頭,對他怒目而視。

“是,是,小的這就去,這就去!”從來冇見韓青發過這麼大的火,張帆心裡打了個哆嗦,趕緊答應著快步跑下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