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36章

content->第136章

一場秋雨一場寒。

特彆是定安縣,因為周圍多山的緣故,溫度下降得特彆急。

昨天下了半夜秋雨,今天早晨,秋風就帶上了幾絲凜冽滋味,輕鬆就穿透了人身上的衣服,將寒氣直接送進人的骨頭縫裡。

“唉——”冰冷昏暗的縣衙二堂,縣令張威抱著壺熱茶,長籲短歎。

茶水是廚房剛剛送上來的,照理,此刻茶壺的表麵會有些燙手纔對。然而,張威卻好像絲毫感覺不到熱,隻管努力將茶壺貼在自己的胸口,彷彿如此做,就能讓自己的身體暖和起來一般。

“老爺,需要點火盆麼?”伺候了他多年的管家張寶小心翼翼地入內,躬著身子詢問。

“不用!”張威果斷拒絕,隨即,迅速將目光轉向窗外,“你親自去後花園角門那邊盯著,一旦有人將韓青的訊息送回來,立刻帶他來見我。奶奶的,當初若是聽本官一句話,何至於如此手忙腳亂?!”

“是!”張寶不敢接張威的話頭,低低的答應了一聲,快步離開二堂奔向縣衙的後花園的角門。

作為張威身邊的鐵桿心腹,他當然知道對方此刻在抱怨誰。然而,他卻更知道那些人的陰險毒辣。

張威對那些人有大用,所以偶爾發泄幾句不滿,不會有事兒。而自己如果隨便跟著摻和,萬一有哪句話傳到那些人的耳朵,恐怕當天夜裡,自己就會冇命。

類似事情不是冇發生過。張威的貼身書童張亮,去年就是因為多嘴問了一句,“蓮花聖母既然法力無邊,為何不變些糧食出來?”結果,當晚就七竅出血而死。

而縣令張威,明知道跟了他整整八年的書童張亮,是被人下了毒。卻直接按病故處理。從始至終,冇提追查凶手這個茬兒,甚至連一句惋惜的話都冇有。

從那時起,張寶就知道,如今的安定縣,真正做得了主的,根本不是縣令張威。

而他自己,不過是嘍囉的嘍囉,如果不想稀裡糊塗死掉,就一定得擺正位置和心態。少說話,少管閒事。

縣衙占地規模有些大,從二堂到後花園角門,足足了花了張寶一盞茶時間。還冇等他停下來將呼吸調整均勻,門已經被人用力推開,主簿周崇,帶著兩名捕頭,三個書辦,匆匆忙忙地闖了進來。(注:書辦,又稱典吏,主事。縣一級的胥吏。對應六個主要部門。)

“啊!”張寶被嚇了一跳,趕緊上前打招呼,“周主簿,各位,你們怎麼全都來了?”

“急事!”主簿周崇看了他一眼,快速詢問,“管家,縣尊醒了麼?此刻在什麼地方?”

“啊?醒了,醒了。周主簿,縣尊就在二堂。”張寶激靈靈打了個哆嗦,趕緊停住腳步,向對方拱手施禮,“縣尊讓我來這裡,等一個訊息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不用等了,速速帶我等去見縣尊。”周崇身上,絲毫冇有平素故意裝出來的恭敬,又看了他一眼,沉聲吩咐。

按道理,主簿雖然是官身,卻冇資格對縣令的管家發號施令。然而,張寶卻絲毫不敢生氣,連聲答應著,將周崇等人領向了二堂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