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2章

content->第12章

“啊,我,我,嗚嗚嗚,嗚嗚嗚。。。。。。”侯張氏徹底絕望,癱坐在地上,以手掩麵,淚流不止。

“巡檢英明!”眾鄉勇對侯張氏,心裡湧不起絲毫的同情,齊聲拍韓青馬屁。

“唉——”看熱鬨的百姓,雖然覺得侯張氏可憐,卻又覺得她也有很多可恨之處,搖頭歎息著開始退場。

“表麵上看起來,比姓陳的強出不少,其實還是個銀樣蠟槍頭!”正堂口,也有幾個商販打扮的中年男子,互相看了看,悄悄點頭。

與其他湊熱鬨的百姓不同,他們來巡檢所,卻是想通過觀察韓青審案,確定今後跟這位新任巡檢打交道的方式。

最開始看到韓青不為侯張氏的哭訴聲乾擾,幾句話就抓回了對話的主動權。他們真心覺得這個從汴梁來的新任巡檢,本事非同一般!

然而,待看到韓青繞來繞去,最終還是采用了威逼侯張氏主動撤訴的懶辦法,他們心中,對此人的評價又急轉直下。

什麼太學上捨出來的高材生,什麼名門之後,不過是肉食者往自家臉上貼金而已。即便換成土生土長的前任巡檢陳平,處理起同樣的案子,也不會比他還糊塗。

“來人,攙她出去,好生安慰。”成功解決了一件麻煩事,韓青心情大好。擺了下手,吩咐人將侯張氏送走。

“是!”鄉勇們齊聲答應,上前假惺惺地攙扶起侯張氏,半推半拉往外趕。

“我的牛,我的牛。。。。。。”侯張氏一改先前的彪悍,像失去了骨頭般,任由鄉勇將自己拖了出去,哭泣聲一聲比一聲絕望。

“唉——”望著她癱軟的背影,韓青緩緩搖頭。

怪不得自己心狠,無憑無據,即便包龍圖轉世,也冇法幫她。更何況,這會兒,包龍圖應該纔開始蹣跚學步。

無憑無據,又無任何實際利益。自己區區一個從九品巡檢,初來乍到,怎麼可能為了一個陌生的農婦,去得罪縣裡的同僚主簿?!

道理都對,然而,心口處,卻忽然又湧起一股悶澀,令人感覺好生沉重!

“這事兒,你可不能怪我。解決案子的關鍵點,是從你的記憶裡湧出來的。有關誣告反坐的律法條文,也來自同一個地方。”偷偷用手捂住胸口,韓青用隻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抗議。

他弄不清心臟疼的原因,到底是由於身體前主人的鬼魂作祟,還是自己的心理作用。但是,暫時卻隻找到了這一種解決辦法。

說服心臟裡的鬼魂,或者,說服自己所剩不多的良知。

“打官司總得要證據,衙門裡的文契,是最有力的證據。”

“周主簿已經在交易文契上蓋了印,我跟他平級,哪有權力推翻他的判斷?!”

“法律不是人情,總不能。。。。。。”

理由,要找總能找出一大堆來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