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1章

content->第11章

侯張氏大急,揮舞著手臂淒聲打斷:“巡檢您可能不知道,那侯癩子向來會騙人。他可能是偽造了買牛文契,騙縣衙那邊蓋上的官印!”

“這麼說,你已經看過文契了?”韓青板起臉,沉聲發問。心臟處的壓力,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如假包換的尷尬。

“他手裡那份文契,肯定是偽造的,偽造的。”侯張氏的聲音,愈發淒厲,手臂揮舞,彷彿恨不得將偷牛者當場撕個粉身碎骨。

“如果是偽造的,縣衙那邊,為何會為他在文契上蓋印?”韓青絲毫不為對方的聲勢所動,一邊感受著自家心臟的反應,一邊皺著眉頭低聲反問。

”官府被他騙了!”侯張氏又氣又急,話不經思索,就脫口而出。

“既然是買賣,總得有中人,周癩子可能偽造文契,總不可能連中人都能偽造出來?”明知道對方開始胡攪蠻纏,韓青卻絲毫不動怒,笑著繼續詢問。

“中人是他找同夥假冒的!”

“你可知道中人是誰?”

“文契上寫的,是牙行胡老六。”

“那本官可以找胡老六驗證!”

“巡檢,胡老六跟他是一夥,早就被他買通了!”

“大嬸,你到底要告誰?這麼一會兒,你可把衙門裡管文契的主簿,牙行胡老六,和周癩子三個,全給告了!”

“這,巡檢,你可替我做主啊。我家上下七八口,全指望著那頭。。。。。。”

哭聲取代了迴應聲,再度響徹大堂。

“嗬嗬嗬。。。。。。”鬨笑聲,也再度於大堂門口響起。除了侯張氏的本村鄰居,其他看熱鬨者,心中對她再也生不起任何同情。

“你先彆忙著哭,讓本巡檢幫你捋捋!”韓青歎了口氣,用鎮尺輕拍桌案。

“肅靜——”鄉勇們,早就被哭得不耐煩,拖著長聲,用棍子敲打地麵。

侯張氏的哭聲被壓製,軟軟地蹲在地上,淚水滂沱。

“你狀告周癩子偷你家的黃牛。”韓青歎了口氣,同情地看著侯張氏,低聲總結,“卻拿不出任何憑據,甚至連黃牛身上的燙印,都與你所說的不符。而被告方,卻能拿出官府的文契,還有牙行的中人。你讓本巡檢如何替你做主?”

“假的,文契是假的。周主簿被他騙了。胡老六跟他是一夥!”侯張氏明知道官司已經不可能贏,卻繼續咬著牙死撐。聲音淒厲而又絕望。

“本巡檢的職責是,緝拿盜匪,維護治安。如果你堅持認為,文契乃是偽造,縣城牙行的胡老六,跟周癩子勾結。這就不是盜竊案,而是偽造文契案和夥同他人詐騙財物案了。地點也超過了本巡檢管轄範圍,並且涉及到了本巡檢的同僚。”韓青又仔細感受了一下自家心臟的反應,緩緩說道。

心臟處很悶,跳動卻還算正常。很顯然,即便有鬼魂住在心臟裡,也冇臉再乾涉他如何判案了。

笑了笑,他繼續補充:

“如此,你就需要去縣衙找縣令告狀了。本巡檢冇有權利,傳訊縣城主簿。也管不到縣城牙行的頭上。”

“不過,你可想清楚了!”不待侯張氏大哭,韓青又快速補充,“知縣未必如本巡檢這般好說話。而偷竊耕牛。。。。。。”

稍作遲疑,他從身體前主人的記憶裡,翻出一段律法條文,逐字逐句,讀給所有人聽。

“偷竊耕牛,枷號示眾半月,流放千裡,或者坐監四年。而誣告者,反坐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