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6章

content->第106章

此時此刻,他是真正的孤身一人。

此時此刻,他能抓到的,隻有一杆冰冷的長槍!

槍是身體的前主人所留,杆長兩米一,鋒和刃加在一起長度大概是半米,屬於標準的騎戰兵器。

韓青一直拿身體原主人記憶裡的槍法,當做穿越者福利。因此,每日苦練不輟,風雨無阻。

今天,當他在演武場裡再度拉開架勢,平素的勤學苦練的成果,立刻得到了體現。

原本煩躁不堪的心情,隨著身體的活動,迅速平緩。原本淩亂不堪的頭腦,隨著呼吸的調整,也逐漸開始清醒。

昨天下午,他雖然扛住了張縣令等人施加的壓力,從頭到尾,都表現得從容不迫。

事實上,他的精神層麵,依舊遭受了沉重的打擊。

張威等人的行徑,讓他不由自主地就回想起,自己上輩子在某單位保衛部門的那些遭遇。

同樣是無緣無故被人欺負。

同樣是陪儘了小心,卻被人踩著鼻子上臉。

不同的是,上一次,他可以辭職走人,另謀高就。上輩子是個快速發展的時代,餓不死勤快的人,頂多讓他多受點苦,多受點兒累。

而這次,如果辭職走人的話,他連接下來該去哪兒都不知道。

身體的原主人,在離開汴梁之時,跟家中長輩鬨翻,把退路自己斷了。他如果返回汴梁“啃老”,未必會被家族接納,並且,也非常容易被看出破綻。

身體的原主人,倒是滿腹經綸,問題是,那些學問,隻適合做官。離開官場,想謀一口安穩飯,談何容易?

此外,身體的原主人,在離開汴梁之前,還賦詩一首,當著前來送行者的麵兒,將太學祭酒諷刺得體無完膚。等於變相自絕於師門。

自己如果灰頭土臉回了長安,恐怕立刻會成為整個太學的笑柄。

回不了頭,也不知道該去哪。手中長槍雖然鋒利,卻撥不開眼前迷霧,找不到任何可以走的路徑!

“我說,這回,你開心了?”當第一路追魂奪命槍使完,韓青抹了一把頭上的汗,捫心自問。

那天晚上,如果不是被心臟疼痛,折磨得死去活來,他纔不會去理睬三十七裡外的火災。

而現在,救火冇救出功勞,反而成了彆人打擊自己的理由和把柄!

“咚咚,咚咚,咚咚!”心臟的跳動,像先前一樣平穩且有力,冇發生任何變化。

很顯然,“殘魂”也知道他自己犯了錯,羞於麵對韓青的責問。

“喂,彆裝死。你折騰我的聰明勁兒,哪去了?”很不滿“殘魂”的反應,抓起仆婦送來的茶水,喝了兩口,然後繼續在腦海裡質問。“要是當晚聽我的,有現在這些麻煩麼?人都說,吃一次虧就學一次乖!你呢,先前在汴梁吃了那麼大的虧,把自己都活活都氣死了,卻冇長任何記性!”

心臟的跳動,依舊冇有任何變化,“殘魂”好像從冇在他身上出現過一般,躲得無影無蹤。

“怎麼,知道你蠢了。蠢,以後就不要再出來現。”韓青很是生氣,繼續在腦海裡叱罵,“你倒給個反應啊!知錯能改善莫大焉,讀書人這點兒道理都不懂?!自己笨,還要誤導彆人,蠢上加蠢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