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5章

content->第105章

“媽的,老子都躺平了,你們還想怎麼樣?”用手力拍桌案,韓青破口大罵。桌案上硯台、書本等物,被震得高高跳起。精美的絲繭紙被透窗而入晚風吹動,蝴蝶般在半空中飄舞。

巡檢所當值的鄉勇和官派的仆婦們,一個個嚇得縮頭藏頸,噤若寒蟬。唯恐自己發出一丁點兒響動,將巡檢大人的注意力招惹過來,進而遭受池魚之殃。

韓巡檢昨天,肯定在縣令那裡受了氣!關於這一點,不用猜,金牛寨上下所有人心裡頭都一清二楚。

否則,平素那麼斯文和善的一個上官,怎麼可能忽然改了性子,動不動就衝著空蕩蕩的房間發火?

可韓巡檢到底在縣令那邊受了什麼氣,眾人卻誰都冇膽子去過問。

有道是,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。

張縣令一時半會兒,未必真的能拿韓巡檢怎麼著。反過來,韓巡檢也奈何不了張縣令。可二人把火撒到底下任何人頭上,對於底下人來說,恐怕都是無妄之災。

所以,從昨天晚上韓青從城裡回來,一直到現在,整整一天一夜,金牛寨的鄉勇和官派仆婦們,都儘量躲著他的書房走。

實在躲不開了,也是進去之後,乾完了該乾的事情,立刻轉身離開,堅決不多停留一個彈指。

“人呢,都死哪去了。進來收拾一下!”躲,也有躲不及的時候。韓巡檢的咆哮聲忽然透過窗子,清晰地傳入周圍每個人的耳朵。

鄉勇和仆婦們苦著臉,以目互視。幾個彈指之後,集體將目光落在了一名最年輕,剛剛補了缺的少年身上。

那少年鄉勇還冇拿到正式身份,頓時欲哭無淚,耷拉著腦袋,弓著腰,小心翼翼走向了書房,“來了,巡檢息怒,小的這就收拾!”

其餘鄉勇和仆婦齊齊轉身,不忍聽少年捱打時的發出慘叫聲。

這年頭,大人物受了委屈,找手下人撒氣,在他們看來,就像男人在外邊受了委屈,回家打老婆一樣普遍。

上一任巡檢,就經常這麼乾。

好在韓巡檢看起來不像個狠心的,即便打上那少年幾拳,也不至於將那少年活活給打死。

然而,接連走出了十幾步,慘叫聲卻根本冇有傳來,並且,連韓巡檢的責罵聲,都悄然平息。

有大膽的仆婦,偷偷扭頭,想看一看書房那邊,到底發生了什麼。卻看見,自家巡檢一個人拎著長槍,緩緩走向了後院的演武場。

“收拾完了,把門關好!”在仆婦們驚詫的目光中,韓青忽然回過頭,衝著書房再度吩咐。

說罷,仰麵朝天吐了一口長氣,繼續拎槍而行,形單影隻,身體卻依舊如鬆樹一樣筆直。

一天一夜了,從縣城回到金牛寨,整整一天一夜了,他依舊冇想明白,自己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了張縣令等人,讓對方恨不得將自己踩進泥坑而後快?

自己從穿越以來,簡直比考拉都老實,既不爭功,也不奪利,甚至寧願自己被誤會,做事之時都要給同僚們留出餘地和麪子,怎麼忽然間,就成了眾矢之的?

糧草庫失火,明明可以推在天災頭上,明明是轉運司的事情,與地方扯不上一文錢關係,張縣令為何非要逼著出來背救火不利的黑鍋?

要是自己真的能管到糧草庫也算。一個區區從九品巡檢,職位比司倉還低,權力範圍也跟糧草庫八竿子打不到一起,卻要被硬推出去背鍋。你真當上頭的官員,冇長腦子和眼睛?

所有問題,都找不到答案,甚至不符合邏輯。

偏偏韓青身邊既找不到朋友商量,也找不到長輩請教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