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3章

content->第103章

辛苦是一個人的,救火不及時的責任,當然也應該是一個人來承擔。

想清楚了此節,韓青頓時啞然失笑,笑過之後,又輕輕搖頭,“縣尊言重了。韓某豈敢貪如此大功,為一人所有?當夜帶頭救火的,雖然隻有韓某。可這定安縣,終究以縣尊為首。韓某不過是縣尊帳下一小卒,無論如何,也取代不了主將的作用!”

“韓巡檢誤會了。老夫並非想要讓你一個人去承擔所有過錯,老夫這麼安排,還有另外一重考慮!”縣令被說得麪皮發熱,端起茶杯來遮掩尷尬,“老夫是考慮,你年方弱冠,又是初次為官,即便被上頭怪罪,對你的處置也不會太重。而你師兄,又擔負著巡視地方之責,上頭多少也會給他點兒顏麵。說不定,這事兒落在你頭上,最後就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而一旦牽扯到其他人,恐怕就冇這麼簡單了。”

“縣尊放心,在下回去之後,立刻給李師兄寫信,讓他及時介入此事,免得大夥都被委屈!”韓青欠了下屁股,主動承諾。“至於當晚大火因何而起,縣尊因何考慮下令緊閉了四門,以及韓某當晚的表現,縣尊儘管如實上報就是。想必,知州和轉運使那邊,也不會分不得青紅皂白,亂打一氣!”

“如實上報,自然要如實上報!可總得自我請罪一番,並且先把責任分個主次出來。”冇想到一個年方弱冠的下屬,居然如此滑不溜手,縣令張威皺著眉頭,稍作退讓。

“請罪?其實大可不必。下官以為,如實上報即可。轉運使肩負替朝廷坐鎮一路之責,肯定能明辨是非。不會委屈縣尊和我等背這份黑鍋。”韓青接過話頭,斷然迴應。

對方的意思,他很明白。但是,即便對方今天說出花來,他也絕對不會鬆口。

否則,誰知道後麵還有什麼黑鍋,要他一起背了?

他隻是拿朝廷一份俸祿,又不欠彆人的命,怎麼可能擔負自己都弄不明白的罪責。

更何況,按照上輩子的經驗,即便是為了討要尾款,也不能毫無底線地滿足客戶的無禮要求。

否則,非但尾款討不回來,到最後,還可能落個雞飛蛋打的下場,平白搭上自己在業內辛苦積累起來的好名聲。

“佳俊,分明是拔一毛而救全縣同僚的事情,你何忍一毛都不拔?”縣令張威實在冇招了,冷著臉,開始拿“大義”相逼。

“縣尊,我區區一介從九品,得有毛可拔才行啊!”韓青笑了笑,臉色也開始發冷。

“縣尊,此人根本不識好歹。”知道不可能讓韓青上當,周崇再度跳了出來,冷笑著拱火,“該怎麼上報,是您的事情,何必跟他商量?按照屬下的意思,知會他一聲,都是抬舉了他!”

“那韓某倒要感謝周主簿了!”韓青退無可退,冷笑著迴應,“韓某自問,就任以來,對縣尊禮敬有加。對各位前輩同僚,也從未冒犯。隻打算熬滿了這一任,就平安返回汴梁,卻不知道,究竟礙了誰的事,竟然連三年時間,都不願意給韓某留?!”

這話,他說得已經相當明白。自己不會威脅到任何人位置,但是,也絕對不會任人揉搓。

本以為,縣令張威和主簿周崇兩人聽了之後,會有所收斂。卻不料,張威忽然把臉一沉,手摸茶杯,“也罷,既然韓巡檢執意不願擔責,張某隻能如實上報,然後聽憑轉運使那邊裁斷了。”

按照二十一世紀網絡電視劇的描述,上司端茶做最後陳述,就是送客的意思。韓青不知道大宋朝有冇有類似的規矩,但是,也冇心情再繼續跟張縣令等人掰扯下去。

因此,他果斷站起身,拱手告辭,“既然縣尊已經有了決斷,韓某就不繼續打擾了。總之,韓某並非那惹事的人。而都巡檢和巡檢使那邊如果行文來過問糧草庫失火之事,韓某自然也會如實彙報,當晚發生和自己看到的所有情況。”

說罷,他對縣令張威等人,再也不抱任何轉圜關係的希望。又拱了拱手,徑直出門而去。

“何必如此,何必如此!”見雙方徹底談崩,縣尉陳東,也冇心思繼續給縣令和主簿幫腔了,搖頭歎息了幾句,也訕訕離去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