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2章

content->第102章

“我不是說你救火有錯。而是說你虛張聲勢,實際上冇有做任何事情!”周主簿圖窮匕見,乾脆直接在雞蛋裡挑起了骨頭。

“剛剛陳縣尉還說,韓某分明組織了成百上千的人一起趕過去救火,周主簿莫非未曾聽見?”韓青先前之所以對縣令張威一再退讓,乃是因為將此人視為付給自己錢的客戶。而周主簿跟他平級,又冇資格管到他的考評,找起碴冇完冇了,他就不想再慣著此人了。

皺著眉頭看了對方一眼,他繼續冷笑著補充,“雖然大火最後是被暴雨澆熄,可逃散的糧丁,是韓某派人找到,直接送到了縣城這邊來的!劉司倉的屍骸,也是韓某派人收斂,連夜送進了縣城。還有,火場周圍的樹木,也是韓某帶領弟兄們,親手砍倒,避免了火勢隨風擴散,到最後徹底不可收拾。如果這都是什麼都冇做,韓某卻不知道,主簿當晚,又做了什麼事情?”

“你。。。。。。”周主簿咬人不成,反而被將了軍,頓時臉上有些掛不住,手拍桌案,長身而起,“你不過一個區區巡檢,周某當晚做了什麼事情,哪輪到你來管?況且縣城距離糧草庫那麼遠,周某即便看到火光,組織人手出城,也肯定來不及!”

“糧草庫距離金牛寨大概是四十裡,距離縣城麼,二十裡出頭。”韓青端起茶杯,一邊喝,一邊低聲提醒。

“你,你胡說!縣城距離糧草庫,足足有三十裡遠!”周主簿被氣得鼻子冒煙,口不擇言。

話音落下,他才發現,自己上了韓青的當。頓時氣得眼前陣陣發黑,攻勢難以為繼。

無論三十裡,還是二十裡出頭,終究比金牛寨距離糧草庫近。他先前指責韓青冇有儘力救火的那些話,難免會落在自己頭上。

對方哪怕是虛張聲勢,至少當夜出現在了火場附近。而他,還有縣令張威,主簿陳東,卻連縣城都冇出。

“好了,好了,二位不要爭了!”縣令張威,終究鬥爭經驗豐富,做事也遠比周崇老到,放下茶盞,低聲勸阻。

藉著糧草庫失火之事,打壓韓青,原來就並非他的本意。

按照他的意思,韓青這個人,根本不可能在金九寨巡檢所乾得長久。

將韓青擱一邊冷落著,不去招惹。用不了太久,年輕人熬不住山居寂寞,要麼會想辦法通過家裡關係,調往繁華之地補任肥缺。要麼,也會主動請辭,另謀高就。

而糧草庫失火這件事的責任,也的確很難攀扯到韓青頭上。

但是,在定安縣,真正做得了主的,卻不是縣令張威。因此,明知道理由很牽強,在韓青和周崇都閉上嘴巴之後,此人依舊硬著頭皮說道:

“雖然糧草庫歸轉運司管轄,可其位於我定安境內,不幸燒得乾乾淨淨,我定安的官員,卻很難不吃掛落。”

抬起眼皮看了看默不作聲的韓青,和惱羞成怒的周崇,頓了頓,他繼續補充,“既然上頭的板子打下來,誰都不能獨善其身。張某隻好,想辦法讓其波及的範圍最小,造成的麻煩也最小。”

又看了一眼韓青的反應,他換了一幅慈祥麵孔,笑著商量,“當晚,本官、陳縣尉和周主簿都在城裡,不明所以,隻能先想辦法緊閉四門,以防有變故發生,辜負了朝廷的守土安民之責。而金牛寨,恰恰位於城外!所以,從頭到尾,組織救火的,都是韓巡檢一個人。”

“韓巡檢辛苦了!”縣尉陳東,心裡頓時透了亮,毫不猶豫地向韓青拱手。

“哼!”周崇也冷笑著拱手,好像韓青欠了自己很多錢一般。

有道是,聽話聽音,鑼鼓聽聲。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