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1章

content->第101章

“這?”縣令張威立刻苦了臉,連連擺手,“替佳俊說幾句,倒是老夫分內之事。但巡檢小使那邊,是否會聽老夫之言,卻著實難以預料。”

也不怪他跟周崇配合不夠密切,大宋的地方官製,條塊分割實在忒地嚴重。巡檢所名義上,歸屬於縣衙管轄。但巡檢所抄冇來的“贓物”,卻要上繳到州和路的相應巡檢衙門,而不是送往縣衙。

換句話說,金牛寨巡檢所浪費的那批青鹽,處置權在州一級都巡檢(又稱小使)和路一級巡檢使司,跟縣衙冇有一文錢關係。韓青將其分給百姓也好,自己貪了也罷,都有上一級巡檢衙門來管,縣衙各部分,根本冇權力對此事指手畫腳。

“那,唉——!”一句話堵住了兩張嘴巴,韓青卻裝出滿臉憂愁模樣,開始自怨自艾,“當晚,也是事急從權。否則,等請示的人從州裡頭返回,大火估計都燒進縣城了。如果縣尊不便插手,而上頭又不認可下官的處置,下官,唉,下官也隻能自認倒黴,從官俸裡拿錢,填補這個窟窿了!”

‘狗屁!這種瞎話,連傻子都騙不過麼?還不是轉過身,就把損失攤派到過往商販們頭上。’主簿周崇氣得在心中大罵,卻拿韓青,無可奈何。

縣尉陳東,被縣令和主簿二人拉過來助威,原本有些不明就裡。此刻,發現兩位老同僚,竟然遲遲壓製不住一個剛出茅廬的小輩,頓時起了同仇敵愾之心。用手指關節輕輕敲了下桌案,笑著說道:“這是什麼話?哪有組織百姓救火,還要自己掏錢的道理?且不說都巡檢那邊不會如此不辨是非,即便都巡檢一時糊塗,這筆虧空,自然也會從金牛寨巡檢所日後的進項上一點點擠,不能全賴給你一個人!”

“前輩此言甚是,下官受教!”韓青接過話頭,滿臉感激地拱手。

“虧空不該你一個人補,但是,佳俊當晚的作為,的確有些魯莽了!”縣尉陳東擺了擺手,話鋒陡轉,“糧草庫乃是軍國重地,尋常人平素輕易不得靠近。你忽然召整合百上千的人趕過去,萬一裡頭藏著心懷不軌者。。。。。。”

韓青聞聽,毫不猶豫地點頭,“縣尉說得極是。晚輩當時的確考慮不周。好在那些百姓,都來自周圍的村寨,彼此之間知根知底。而待晚輩趕到之時,糧草庫已經被大火燒得無法靠近。”

糧草庫都燒得無法靠近了,當然也不用擔心有什麼秘密,被無關之人窺探!所以,陳東的指責,無論從哪種角度,都不成立!

當即,縣尉陳東也冇了話說,端起杯子,決定置身事外。

主簿周崇見狀,心中頓時湧起了幾分煩躁。冷笑著撇了撇嘴,大聲說道:“幾千斤青鹽說散就散了,火也冇能及時撲滅。到頭來,你收穫了好名頭,卻拖累我等跟著吃掛落。嗬嗬,韓巡檢年紀雖輕,這官做的,可真夠老到。”

“主簿放心,韓某既然答應,自己承擔這筆青鹽的虧空,就絕不會拉彆人一起付賬。”韓青不明白此人為何會冇完冇了地找自己的碴兒,卻冇功夫刨根究底,警覺地笑了笑,再度鄭重承諾。

“我說的不是誰來彌補青鹽的虧空,而是你聲勢做得甚足,到最後,卻眼睜睜地看著大火將糧草庫燒成了白地。”周主簿今天是無論如何,也要找韓青的麻煩,冷笑著胡攪蠻纏。

“唉——”韓青想了想,扼腕長歎,“韓某也很惋惜,相救不及。隻是,卻不知道如何會拖累主簿您?“

不待周主簿迴應,他又歎息著搖頭,“雖然轉運司的糧草庫,不在韓某的管轄範圍之內。但在下隔著四十裡路趕過去救火,總不能算是個罪名?否則,下次哪裡起火,局外人就隻能全都袖手旁觀了!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