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0章

content->第100章

“佳俊上任以來,恪儘職守,在金牛寨做得風水水起。半年上繳的厘金,就超過了去年全年的總和,並且還多了兩成!”發現韓青遠比自己以前所見到的任何下屬抗壓,縣令張威心中暗暗稱奇。於是,乾脆欲抑先揚。“如此乾才,老夫這輩子見過的,加起來都冇超過三個。其他二人早已奉旨知州府事。想必,佳俊乘風而起之日,也不會太久。”(注:知州府事,即出任知府或者知州。)

按照上輩子的經驗,當客戶拚命誇你之時,就是準備把價格壓到地板上了。韓青豈敢把縣令的話當真,連忙欠起身子,低聲自謙,“分內之事,當不得縣尊如此盛讚!倒是跟在縣尊身後這半年來,令韓某收穫良多。”

縣令張威聞聽,立刻笑著搖頭:“胡說,老夫才疏學淺,怎麼可能教得了你?!”

然而,他心裡終究覺得舒坦,看向韓青的目光,也遠不及先前淩厲,“是你自己,勤政愛民,且謙虛好學。”

“縣尊身教勝過言傳!”韓青又一次笑著拱手。

有道是,伸手不打笑臉人。

他將姿態放得如此之低,又口口聲聲以縣令的學生自居,令那張縣令肚子裡原本準備的很多挑刺之語,頓時有些說不出口。隻好先將話題轉到日常公務方麵,跟韓青探討最近幾個案子和處理過程和最終結果。

韓青原本就是個懶人,稍微麻煩些的案子,就往縣衙推。如此一來,留在他自己手頭上的案子,最後還能剩下幾件?

而僅有的幾件案子,也既不存在什麼爭議,又不涉及過界行使權力。比一些積年老吏處理得都要穩當,倉促之間,張縣令又能從中挑出什麼值得揪住不放的毛病來?

結果說來說去,雙方聊了小半個時辰,張縣令的話,竟然以鼓勵、表揚居多。偶爾指出一些疏漏,也無關痛癢。

而韓青,姿態拿得比上輩子找客戶討要尾款還低。無論對方說得是對是錯,都果斷接受批評,絕不爭辯反駁半個字。

如此一來,縣令張威愈發感覺自己是在拿鐵錘砸棉花,空有一身力氣使不出。隻好藉著端起茶杯喝水的機會,悄悄給縣尉周崇使眼色。

那縣尉周崇,早就被張威溫吞吞的模樣,弄得心裡很不耐煩。立刻清了清嗓子,笑著誇道:“韓巡檢非但才氣過人,做事也足夠殺伐果斷。大前天夜裡,幾千斤精鹽,說散就散了,一點猶豫都不打!”

若是剛剛步入官場的讀書人,哪怕再聰明,恐怕也聽不出這幾句話裡頭藏著“坑”。而對於專門給離婚男女雙方“挖坑”韓青來說,這幾句話裡的“坑”,也忒地明顯!

當即,他笑著搖頭,“說起來此事慚愧,花費那麼多青鹽,雇百姓去救火。最後,卻依舊冇有趕得及。下官現在真的發愁,該如何向都巡檢衙門那邊交代。如果都巡檢衙門那邊責備起來,還請縣尊千萬為下官周旋一二。”

-end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