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小說 >  大宋少年誌 >   第10章

content->第10章

“我家大黃牛,屁股上燙著一個侯字!”侯張氏立刻明白自己該說什麼,又跺了下腳,高聲強調。

“他家的牛,難道屁股上也燙了一個侯字?”韓青的眉頭皺得更緊,笑容迅速消失不見。“你可看清楚了?本官這就派人去查驗,如果冇有,侯張氏,你可要承擔後果。”

““這,這。。。。。。”侯張是又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瞪大了淚眼,啞著嗓子補充,“他,他把標記燙掉了。他,他家大黃牛,同樣位置有個疤。”

“你隻是因為他家的牛,在同樣位置上有個疤,就認定了他家的牛是從你家偷來的?”韓青又是好笑,又是覺得好氣,搖著頭,低聲盤問。

“肯定是新燙的。民婦一眼就看出來,他是怕民婦找他討還,才故意燙掉了那個疤!巡檢,您可要為民婦做主啊,大黃是民婦家的。。。。。。”侯張氏把嘴一咧,放聲嚎啕。

“嗬嗬嗬。。。。。。”不待韓青生氣,正堂門口,鬨笑已經此起彼伏。

大夥兒都從先前韓巡檢和侯張氏的對話中,聽出了問題所在。

敢情,這位後侯張氏,半點兒證據都冇有,就像憑著哭聲打贏官司!

天底下,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?!

也就是換了韓巡檢脾氣好,不跟她計較。換個脾氣差得,比如前任陳巡檢,早就命人拿棍子將她打出去了,怎麼會有耐心聽她繼續號喪?!

侯張氏聽到鬨笑聲,嚎哭頓時難以為繼,抬手狠狠揉了一下眼睛,高聲補充:“那周癩子吃喝嫖賭,樣樣全占,哪裡來的錢買牛?我家大黃牛剛丟,他家就忽然有了一頭牛,不是偷我家的,又是哪裡來的?”

“我家大黃牛通靈性,那天我找牛找到周家堡,隔著門喊了一聲,大黃牛就一邊叫,一邊用頭撞門。”

“我讓周癩子說牛是從哪來的,他無論如何都不肯說。還,還拿馬桶潑我!可憐我一個婦道人家。。。。。。”

說著說著,她又哭了起來,雖然聲音比先前小了許多,卻肝腸寸斷。令大堂門口的鬨笑聲,迅速減弱。

韓青聽了,卻絲毫不為所動。

二十一世紀打官司,講究的證據。並不是當事雙方誰更可憐,或者誰品德低劣。而侯張氏的哭訴,聽起來頗為令人同情,作為證據,卻遠遠不夠份量。

正準備指出,對方話語裡的問題,然後迅速結案。心臟處,一股刺痛忽然湧起。登時,就讓韓青的身體僵了僵,已經到了嘴邊的話,戛然而止。

下一個瞬間,腦海裡,一段清晰的文字閃現。

“凡買賣牛畜,舟車之類,必立文契,三日內,由縣衙用印,路遠,可由鄉間宿為中人,用印緩為百日。”

比網絡搜尋結果還清晰,並且遠比某度有良心。

身體又是微微一僵,韓青立刻知道,這是誰的記憶了。

無可奈何地用桌案邊緣處壓住胸口,他低下頭,柔聲對侯張氏提醒“既然你如此肯定,黃牛是你家的,本巡檢派人去,讓那周癩子,把交易文契,拿出來當眾覈驗就是。”

“他既然說是買的牛,總會有個文契,或者中人。若是冇有,牛便斷給你,想必他也無話可說!”

“如果他拿的出文契,並且覈驗無誤。說不定,牛果真就是他的。侯張氏,屆時你也不要再冤枉他。周家堡與侯家莊就隔了一條河,彼此算是鄰居。。。。。。”

-endcontent